首页 » 激情小說 » 正文

沉迷性愛的理雅完

沉迷性愛的理雅完

1)水電行老板

「姊姊,我好無聊啊~~」

「那就去玩瑪奇啊!」

現在我在MSN上跟網路認識的乾弟弟聊天,我跟他所說的「瑪奇」,是一款知名的線上游戲,上個月前才推薦給他玩,不過大概是沒有碰到好友一起在游戲中奮斗,所以就感覺到膩了。

「還是好無聊哎!玩一下子就關掉了。」

「噢……那陪姊姊玩AION吧!」AION是我目前在玩的線上游戲。

「哪哪哪哪哪哪有錢買點數?(愣)貴死人了QAQ!」「那去看網路小說啊!」「看字多的我會睡著。」「……」

后來為了安撫他,就跟他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使得他安靜下來。

接著也沒有什么事情,所以整理起自己的無名Blog。

在網路上,我的昵稱叫「理雅」,至於這昵稱是怎么取的呢?是改自於我的本名。說起來很有趣,我的本名稱呼作「李亞」,所以我的昵稱就直接取同音成「理雅」。

大概也是昵稱取得好,所以現實的朋友如果有寫賀卡給我,收件人也都是用「理雅」兩個字。久而久之,我的本名只有在正式文件會出現,昵稱反而更像我真正的名字了。

目前我在酒店上班,不過這種酒店并非是打色情招牌的酒店,而是像日本銀座的高級酒店,提供客人愉快的說話場所。我工作的地方不提供任何色情服務,當然也沒人會帶小姐出場。不過臺灣因為法令保守的關系,所以我服務的酒店算是處於灰色地帶,只有有錢人及高官才知道酒店的去處。

閑暇的時候我就是上網玩線上游戲,整理一下自己的Blog,還有閱讀一點書。閱讀對我工作是很重要的,因為在工作上會碰到許多高知識分子,沒有一定程度是無法好好上班的。

「叮咚~~」我家的門鈴聲響起,不過我并沒有感到驚訝,因為現在時間是下午三點半,昨天有打電話給水電行的老板,請他來維修我家壞掉的水管。

「王師傅你好!」

眼前出現的中年男子,頂著肥碩的大肚子,嘴邊還有一些胡渣沒刮乾凈。這一位就是我家附近的水電行老板王師傅,雖然他看起來有點不得體,不過他是從業三十年的專家,可以輕易地解決家中的大小水電問題,附近的主婦對他評價不錯,生意也相當好,不過……聽一些新婚的女性說,王師傅總會用怪怪的眼神盯著她們看。

「李小姐你好!」

接著我跟王師傅講了我家水管哪些地方出問題,在講話過程中,我發現王師傅的眼神確實如別人說的一樣,眼神在某些時候變得怪怪的。

「嗯,看起來有可能要有些部份要換新的才行。」王師傅作出這樣的結論,然后我帶領他到出問題的浴室,背對他的時候,也感覺到他的眼神異常的灼熱,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畢竟我有很好的身材跟臉蛋。

首先是很得天獨厚的–我擁有眾人夢寐以求的黃金比例,上下半身相當趨近於0。618,加上我身高173,使得我雙腿看起來相當修長。

我曾經看到有些女性長得雖然高,可是腿卻跟竹竿一樣,這樣子相當難看。

這種問題在我身上完全找不到,因為我維持適當的體重,所以我雙腿看起來不但修長,在靠近臀部的地方適當的豐勻起來,整體看起來相當性感。加上屁股特別翹,所以不管穿熱褲或牛仔褲都很好看。

至於上半身,則是有惹火的水蛇腰,讓高中女同學羨慕得要死的D奶,還有看起來成熟而有氣質的臉蛋,俏麗的短發,想起大學的時候,我是大家公認的系花。要用四個字形容的話,我給人的感覺就是「美艷性感」。

我在家只穿著短到不行的小熱褲,還有會露出我美乳的小可愛,難怪王師傅緊盯著看。

將他帶到浴室之后,他就開始維修損壞的部份,而我回到書房繼續整理自己的Blog。

在最近貼的文章內,有放上我穿比基尼的照片,自然引發眾網友點選傳閱,不過也出現了一些惡質的網友,寫了難聽的內容。

「這女的這么騷包,一定是欠人干。」

「看她那種樣子,每個晚上沒有男人,一定睡不著吧!」總之就是類似這樣的內容……事實上,這些可以說是他們進行人身攻擊,也可以說是「道出事實」。

我這人真的滿騷的,而且喜歡享受刺激的性游戲。不過這些事情我并沒有在網路上公布,所以我就刪除了那些不當的回覆,然后再次發文警告,如果有再出現那些人身攻擊,我就可能會訴諸法律行動。

整理完Blog,變得無所事事,又暫時不想玩線上游戲,所以我去偷偷去看王師傅修理水管。

看到他認真地修水管,不禁想要來惡作劇一下,也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膽子,會做出什么樣行動。

我悄悄的走到他旁邊,然后出聲叫他:「王師傅~~」「啊!?」他大概是被我突然的聲音嚇到,所以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不過很快地就恢復鎮定。

接著我故意彎下腰向他說話:「水管修理得如何呢?」「噢……一切……一切順利。」王師傅變得有點結巴。這是當然的,因為我穿著繞頸小可愛綁得很松,這樣一彎腰,整個奶子就暴露在他眼前了,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我的小紅豆呢?

接著我又故意模仿他修理的動作,趴在地板上看水管的損壞狀況,然后搖擺自己的翹臀。

「咕嚕~~」我彷佛聽到王師傅吞咽口水的聲音,畢竟他也是一名男人啊!

然后我轉身面對他,用嬌滴滴的口氣對他說話:「哇~~王師傅好厲害呀!

已經弄這么好了。」

「沒……沒什么啦……」王師傅把手放在后腦杓,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不過我可以看出他眼神向下死盯著我乳溝不放。

一直被他這樣盯著,我感覺到下面有一點濕了……接著我站起來故意去用后頸去勾黏在墻壁上的安全掛鉤,使得我的小可愛松脫,露出了我那對誘人的奶子。這個時候,再笨的男人也知道我是故意在誘惑他了,不過他還是只盯著看,沒有作出任何行動。

我又跟他說了一些話,接著轉身準備離開,原本我認為他應該會從后面抱住我,然后做一些色色的事情,結果他什么都沒有做,就這樣讓我離開。

現在我感到很無言,正常的男人,應該都會撲上來吧!所以我又再度轉身,再次開口跟他說話,不過這次我說的話讓他睜大嘴巴。

「你想要摸摸看嗎?」

他聽到之后,毫不猶豫地用自己的雙手摸了上來,他一只手摸一邊,把玩著我的雙乳:「這……這一切就像在作夢一樣!」王師傅看起來真的很高興,畢竟他以前都只敢看看,沒想到今天真的有機會讓他一親美女的芳澤,也就是我自己。

大概看我不是在開玩笑,王師傅揉捏一陣之后,膽子開始大了起來,他將他的頭逼近我胸前,然后舔起我的乳頭。「嗯啊~~」瘙癢感從我胸前傳來,讓我感到十分的好。

王師傅聽到我的呻吟,用手抓我奶子變得更加的用力。

「輕……輕一點……」

「抱……抱歉,我太久沒有做這種事了,而且是跟你這樣的美女。」「哦?王師傅跟太太關系不和諧嗎?」「她已經過了更年期,早就是性冷感,而且松垮垮的,根本沒有李小姐你好摸。」說著說著,王師傅將他的手往我的下體摸去,隔著小熱褲撫摸,這時候的我已經相當濕了。他在大腿那邊摸到水水的感覺,知道我現在身體相當性奮,所以就把我小熱褲給脫下來。

「……沒穿!」王師傅睜大眼睛看著我洪水泛濫的下體。

嗯……反正我是在家中,沒穿感覺很自在,非常好呀!如果今天要不是他要來修理水管,我可能就直接披件薄紗就在家走動了。

「媽的!去嫖妓也沒看過這么淫的。」

「……你怎么可以背著太太跑去嫖女人?」

「你有資格說嗎?誘惑我的騷包!」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剛剛王師傅還對我很有禮貌,但看到我小熱褲里面什么都沒穿,整個人就開始變了。

「那我不跟你做了,再見!」看到他這種突然轉變的態度,讓我心情也很不好,所以我就自己把小熱褲拉上來,轉身準備走人,可是這時候的王師傅卻從我后面抱住我,然后將我強壓倒在走廊的地板上。

「喂!你在做什么!」

「把我的雞巴搞大了,就想要走人?」王師傅一只手持續撫摸我的奶子,另外一只手則拉下他自己的褲子,露出他得意的分身。

由於他平常不是很注重整潔,所以他的雞巴散發出一種腥臭的味道,上面還可以看出有一些污垢存在。

他將我給轉身,然后整個人坐在我的腰部,不讓我動。

「你走開啦!我不想跟你玩了!」

但是王師傅并不理會我,還將我小熱褲再次脫下,并且一口氣用手兩根手指插入我下體。

「啊!!!」突然的插入讓我叫出聲音,由於我下面已經很濕潤,所以他的手指輕易地在我淫穴里進出。

「拜托……不要弄……啊……啊……唔~~啊……」「騷貨,剛剛不是才在誘惑我嗎?怎么現在又故作清純?」「人家……人家不想跟……啊……啊……跟不懂尊重女生的……啊……男人做……」「你明明就是有雞巴就開心了吧?還在裝~~」王師傅又用手指快速抽動好幾下,讓我呻吟連連。

「怎么樣,很爽吧?李小姐,這樣弄是不是很舒服?反正你肖想我的大雞巴很久了吧?快點吃下去啊!」王師傅將身子往前挪動,雙手握著我的乳房,將自己的肉棒插入我的D奶中間,強迫進行乳交的行為。

鼻子嗅到他那腥臭惡心的味道。有一些女性碰到這種情況,應該會很惡心想要吐,不過我卻感到口中分泌了唾液,就像看到美味食物在流口水。

這應該不是我天性淫蕩,而是常常做口交的女人,會有的現象。以前上臺灣論壇,有篇文章中女性朋友在討論口交,很多人表示,在想到男性的肉棒時,會不自覺地流口水。

王師傅撐起我的頭,然后用雞巴頂著我的嘴唇,一直在那邊撥弄,同時還一直搔弄我的乳頭,讓我的淫穴流出更多水了。

好想被填滿,而且肉棒的味道讓我開始頭暈了,最后終於把持不住,張開嘴巴舔起了王師傅的雞巴。

「哈!果然是騷包,終於忍不住開始舔起老子的大雞巴了。」當我舔了一陣之后,他不再坐於我的身上,然后人走向客廳坐在沙發上,直挺起他的下體:「想要就過來舔啊!」這時候的我已經被性欲沖昏腦袋,所以也沒有再繼續堅持要先尊重我,我才要跟他做。我主動走到他身前跪下,舔起他的肉棒。

「噢!真的是騷包,竟然這么會吸,是不是每天都要好好吸男人們的肉棒,才會滿足啊?」不可否認的,我舔肉棒的技術確實不差。首先我右手握住他肉棒的根部,左手往他的蛋蛋摸去,舌頭從嘴巴伸出,像是小孩舔冰淇淋一樣去舔他的龜頭,很愛惜似的將龜頭舔得亮晶晶,并且我還用舌尖去沾馬眼的部份,使得我舌頭尖端跟他那邊拉出一條絲線。

「干!李小姐,老實說吧!你是不是做雞的?竟然有這種技巧。」我沒有去回應王師傅,仔細地把玩他雞巴。接著我開始用嘴巴幫他打槍,也就是從前端含入,然后整個吞下去再吐出,反覆的進行活塞運動。

到了這個時候,我的下體也變得非常難耐,跪在地上的雙腳不自覺的動來動去,我空下一只手,往自己的淫穴摸去。

很快地,王師傅抓緊我的頭,肉棒快速抽動著,又腥又濃的精液就在他肉棒插到最深的時候爆發。我喉嚨感到一陣很熱的黏稠液體,恐怕全部都被我吃下去了。

王師傅的雞巴在我嘴中抖動之后,終於拔了出來,我忍不住而咳嗽。

「不準你吐出一滴,否則我就不插你了!」

王師傅的話語讓我感到很緊張,如果他在我這性欲難耐的時候不插我,那我要怎么辦呢?理雅我骨子確實很淫蕩,只要欲火一被挑撥,沒有好好干幾場是不會止息的。

為了讓王師傅滿足,我就在他面前舔了舔自己嘴唇,做出很滿足的姿態。

「騷包,求我插你吧!」

「王師傅……請將你的大雞巴……大肉棒……插入我的體內……我的淫穴急需……您的滋潤。」以前參加性派對的時候,我就有說過類似的淫語,所以在我現在欲望難耐的情況說出,并沒有任何困難。

「好!成全你!」他自己將全身的衣物脫光,露出那油滋滋肥肚,接著將我放在沙發上,分開我的雙腿,一只手抓著我的腰,另一只手握在自己肉棒上。

「老子要進去啦!」

接著,我感受到下面有根灼熱的物體刺激我的洞口,我感受到淫穴慢慢地被分開,接著他原本握肉棒的那只手,也握到我腰上。我身上的繞頸小可愛也沒脫掉,就這樣掛在腰部。

「喝啊!」王師傅大喊一聲,將他的分身一口氣插了進來,盡根沒入。雖然我早有預知他即將插入,但是這樣一口氣整個插進,還是讓我嚇了一跳。

「啊啊啊啊……好大好熱啊~~」這樣的快感讓我放聲大叫。

「騷包,得到夢想中的大雞巴,是不是非常快樂啊?」他用力地開始抽插我,每一下都要將肉棒狠狠插到底才滿足,真的是相當粗暴。最近經濟不景氣,他大概也沒什么錢嫖妓,今天終於有機會嚐到美女,所以才這種樣子吧!

「啊……好深……啊……啊……哇~~小力點……輕一點呀!」「這樣干才爽啊!操)死你這只母狗!」我的哀求勾引出他更強大的征服欲望,王師傅原本雙手握住我的腰,現在則移動到我奶子前面,恣意地玩弄我身體。

「媽的!奶子長這么大,真的是欠人摸。」

在他下體快速擺動的同時,也不斷地揉捏我乳房,并且像貪玩的小孩般,將我的乳房當成黏土,不斷地變成各種形狀。

「啊……不要這么用力……啊……啊……」

「你這樣不是最爽嗎?下面真的是濕潤得可以!」不可否認地,雖然王師傅不懂得憐香惜玉,只順著自己的快感大干特干,可是給我帶來相當大的快感。我腦中滿是性愛中帶來的快樂,接著就沒有那么在意他的粗暴了。

「啊……啊……王師傅的大雞巴……大肉棒~~好棒……好厲害喔……快干死……干死理雅了……」我將雙腿夾住王師傅的臀部,鼓勵他往前突進。

「操)死你!這個欠干的女人!看我操)~~」他接著這樣干了一陣子,我從淫穴受到他肉棒一陣抽動,看來他是要射了。

「我要通通射入你體內,我操)!」王師傅吼叫完,肉棒就開始噴發了。他緊緊抱住我,通通把精液射入我體內。由於我在他射精的同時迎來高潮,所以雙腿緊緊夾住他的臀部,像是鼓勵他內射一般,顯得我非常淫蕩。

「啊~~好熱好燙……通通都射進來了!啊啊啊啊……」射精完的王師傅盯著嬌喘的我,他恐怕是心生憐憫可愛之情,然后將頭靠向我。王師傅像是看到美味的食物般,用舌頭舔了舔自己嘴唇,接著親上我。

「唔嗯~~」我感受到他肥碩的肚子壓在我身上,嘴中他則是將舌頭推了過來。因為我還沉浸在高潮后的余韻中,并沒有特別抗拒他,還迎著他跟他用舌頭糾纏著。雖然他嘴巴臭臭的,不過這時候的我也沒管那么多,讓他盡情地把口水送進我嘴中吃下。

當王師傅的舌吻結束,我發現下面又開始濕了,不過他卻開始穿起自己的衣服,讓我頗感失望。而且他慢慢地恢復冷靜,口氣也變成一開始有禮貌的樣子。

「那么,我繼續去修理了。」不知道是感到抱歉,還是不太好意思,王師傅也沒有繼續看我,然后回到浴室繼續修理水管。

仍感受到不足的我,并沒有整理自己的衣裝,而是回到自己房間,去看成人影片自慰。雖然他干得我很舒服,可是卻沒有再射第三發的能力,讓我感到相當可惜……

(2)和醉漢們做愛

第一篇有說過,我在酒店上班,得強調的地方是,那是一家高級酒店。在店里面不提供直接性服務,甚至連摸胸部都要經過酒店小姐同意,如果沒有允許,只能摟摟肩膀跟腰而已。

這邊主要提供的是美好的座談場合,以及高級的美酒跟飲食。與其說我做的是色情產業,不如說是像賣藝場所,跟日本古代的藝妓滿相似的感覺,取悅客人但是不賣身體。

今天從酒店下班時,已經是凌晨三點了。因為我想要早點回家,所以決定抄小路過去。我所上班的酒店離家走路只要二十分鐘,所以我并沒有搭計程車,在這不景氣的社會,還是節省點比較好。

就我走在打烊的商店街時,忽然有一個人從我背后將我抱住。

「是……是誰!?」我趕緊轉頭過去,看到一名打扮凌亂的中年上班族,他還有著地中海型的禿頭。我并不認識這個男人,他為何要突然抱住我?

「奈奈啊……奈奈!我找你找得好辛苦!」這名男子一手抱住我的腰,另外一只手則往我胸部抓去。

「你在搞什么?快放開!」我掙扎著想要推開他的手,但是他使出很大的力氣,讓我動彈不得。由於他緊貼著我,我可以聞到他身上散發出一種酒臭味。

「奈奈啊……我一定會好好愛你……求求你不要不理我!」「什么鬼奈奈,我才不叫這個名字,我是「理雅」啦!你這個死醉鬼。」「嗚嗚……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你,不要這樣子……」這中年男子不知道是在發什么神經的,大概是被這個叫「奈奈」的女子甩了吧!結果喝酒喝到現在凌晨三點,現在跑來這邊「強抱」我,實在有夠下流。

「變態!你給我放開!」我拿起名牌包包往后方揮擊,由於他是緊貼著我,所以包包轉了半圈打中了中年男子的后腦杓,他在這瞬間放松力氣,我則趁機跑了起來。

「可惡!奈奈別跑啊!」我聽到背后有急促的跑步聲,看來這中年男子追了上來,我可是對自己體力很有信心的,才不會輸給你這酒鬼。

就在我往前跑時,我穿的高跟鞋采到了一個凹陷處,腳一扭讓我往旁邊倒了下去,我趕緊用手臂護住自己,才沒有受傷。我看了看剛剛踩的凹陷處,雖然凹得很輕微,但是我剛剛穿高跟鞋跑步,所以一不小心弄到跌倒是很正常。

這讓我想起政府貪污很嚴重,所以道路鋪設都相當隨便,縱使在柏油路上,偶爾還是會見到這種凹凸不平的地方。當我要再爬起時,那名醉漢追上了我,并且朝我飛撲過來,將我壓倒在地上。

「嘿嘿嘿……奈奈你逃不過我的手掌心了。」這名醉漢直接伸手,從我深V低胸上衣進去摸我的D奶,并且粗暴的抓捏著。

「好久……好久沒有摸奈奈的奶子了!」醉漢盡情地在我身上撫摸著。因為我是側倒於地上,所以讓這名變態可以恣意地摸我胸部以及臀部,我被他弄得相當不舒服。

「我好幸福……我好高興……我愛你……奈奈!」他摸我臀部的手變得更加大膽,現在伸入裙子直接跟我的肌膚做接觸,并且隔著內褲刺激我的小穴。明明下班已經很累了,沒事還遭受不明男子攻擊,并且當成另外一名女人,所以我憤怒地用手賞他一巴掌,以泄我的怒氣。

那名男子挨了我巴掌后,用手護著自己被打的臉頰,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奈奈……我這么愛你,你竟然打我!?」「要我說多少次?我根本不是什么奈奈,我的名字叫「理雅」。你懂嗎?你這個變態!」「……」接著這名醉漢閉起眼神,咬牙切齒著,彷佛下定了很大的決心,接著他突然高舉自己的手,往我這邊揮下。

「啪!」這名醉漢用力打了一巴掌回敬給我,我……我竟然被這來路不明的男子打了,我也用手摸著熾熱的臉頰。

「你……你打我?!」我的聲音顯得相當顫抖,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害怕,總感覺我現在起伏變得很大。

「對!我就是打你!我這么愛你,你卻用這種方式回我。」接著那名醉漢大吼一聲,將我的深V上衣往兩側拉開,讓我傲人的D奶露出,然后將我用正面的方式壓倒,粗暴地抓我胸部。

「你給我放開!」就在我打算打他時,他又揮了一巴掌,讓我痛得哎哎叫。

大概是看到我流出眼淚,這名醉漢的神情變得溫柔許多,「抱歉……我也不想使用暴力,但是我是深愛著你的,奈奈。」他握起我右邊的奶子,接著伸出舌頭開始舔起來,刺激的快感讓我震了一下。

我很想再次跟他說,我不是那個女人,但是一感受到疼痛的臉頰,就不敢再說了。這種會把人認錯的醉漢,通常很不理智,萬一……萬一……我再做什么抵抗,他從公事包拿出刀子,高喊要殉情,那我不就慘了?所以為了自己安全,我決定先乖乖配合他,早點了事好回家睡覺。

「奈奈也幫我舔一下吧!」醉漢解開自己的皮帶,然后脫下了西裝褲跟四角褲,露出兇惡的雞巴。

「……」雖然剛剛在心中決定先乖乖配合他,但是要我去舔這男人的東西,多少還是有些抗拒。

「快點啊!奈奈快舔!」這時醉漢忽然粗暴地抓著我的頭發往他下體靠去。

算了!反正我也吃過很多男人的肉棒,多吃這一個也沒差別了……我乖乖張開嘴,然后用舌尖刺激著他的龜頭。

「喔……好棒……奈奈的嘴……哈……」

就這樣稍微舔了一下,忽然醉漢不知道又在發什么神經,把我壓倒在地上,然后把伸入我的裙子里面,硬將我的內褲給脫了下來:「好淫蕩啊……奈奈穿著丁字褲。」因為有的時候我會調戲到酒店的客人,穿著這種只能遮住三分之一屁股的丁字褲,暴露的效果感覺比較好,讓人更容易感覺到性奮。

「把它還給我!」我伸手想搶回丁字褲,但是醉漢用非常快的速度塞入公事包,然后張開嘴微笑著(還散發出強烈的酒臭):「這我會好好珍惜的。」接著他右手往我小穴刺激,整個身體壓上來,做勢要強吻我。

「不要!」當我喊出這兩個字時,他嘴已經貼上我的嘴,惡心的味道立刻傳來。更可怕的是他還伸入了舌頭,我竟然跟一個地中海禿頭的酒臭男子舌吻,好惡心!不過……雖然是認為惡心,但是在他下體不斷的刺激底下,我也開始有感覺了,一種可望物體塞滿的感覺浮現腦中。

「啾……嘖嘖……」跟他舌吻發出了一些交纏的水聲,不行……我竟然開始感到迷蒙了。

他在我的香唇留下臭臭的口水后,握起了自己的肉棒,然后將我雙腿整個分開,準備要插進來。一般的女子應該還是會阻止他,不過我可沒有這么笨,因為阻止他我還會遭受挨打,不如就這樣爽一下,反正很快就會結束吧!而且……剛好我也被弄得有感覺了。

我下體感受到硬物的摩擦,隨即肉柱就整支入了我體內,雖然我知道他會插入,但是瞬間整支進入還是讓我嚇到,使我叫了出來。

「奈奈的淫穴……真是極品!」這名醉漢雙手握住我的奶子,盡情地擺動自己的腰。

「啊……好棒喔……好會頂……啊……」反正都已被奸淫了,與其哭哭啼啼的,不如就好好享受,這就是我的人生哲學。

這個中年上班族好像很久沒有做愛,頂得非常大力,讓我有點痛,畢竟愛撫還是不夠,加上還粗暴地抓柔我胸部,真的是不懂憐花惜玉。縱使這樣……這激烈的性愛還是帶給我相當的快感,所以我愉快地發出叫床聲。

「啊……噢……啊……頂得好深……到理雅……理雅的子……子宮了。」這名醉漢雖然聽到我自稱理雅,但是他現在沉迷在性的快感中,所以沒有特別在意我說什么。

「噢……我要射了……奈奈,我要通通射進去……讓你懷上我的小孩!」「啊……啊……什么?要射了?啊……」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他的肉棒快速抽動一下,滾燙的精液便進入我體內了。

「你……你怎么這么快就射了!?」才慢慢要推往到頂點,結果眼前的地中海禿頭的男子就射了出來,讓我有強烈的失落感。

這時候醉漢往前張望了一下,不知道看到什么東西,變得很緊張,接著趕快將自己的褲子給穿好:「奈奈……我先走了!」「什……」不等我說話,這名男子已提起自己的公事包,迅速離開這里,留下被搞得不上不下的我。

「……」

他到底是看到什么東西,怎么一下子就跑了?而且……而且我還沒有高潮!

身體整個都還是熱熱的,我站起來還能感受到小穴流出淫水跟精液的混合液體。

我將衣物略為整理一下,決定趕快回家洗澡自慰,排除現在的不快感。

「要安怎對你說出心內話,想了歸暝……恰想嘛歹勢!」這時候聽到遠方有人在唱臺語(閩南語)老歌,而且還唱得有夠難聽,不知道是誰唱的。

就在我起步要走時,迎面來了一部摩托車,正是上面的騎士在唱。最后它慢慢停在我面前。剛剛那名醉漢大概是看到了這摩托車,心生暗鬼以為是警察之類的,所以才跑掉吧!

「噢!母的耶!」上面的人停止唱歌,死盯著我看。

「哇喔!滿正點的妞。」有兩名男子騎在摩托車上面,他們兩人看到我之后便將車停好下來,然后跟我打招呼。

這時候我對這摩托車瞧了個仔細,是很鳥爛的改裝車,看不出里面有任何品味存在,整個就是非常難看……只能說是又俗又臺,我完全沒有想坐的欲望。接著我看著這摩托車的主人,他跟他的朋友打扮也非常糟糕,一個人上半身穿著阿公牌白汗衫,下半身穿著破爛的牛仔褲,脖子上掛著金煉子;另外一個人則是夜市牌花襯衫,手臂上有亂七八糟的刺青。

兩人皆染著劣質的染發,帶著強烈金色,并且散發出難聞的煙臭,看起來就是我不喜歡的臺客。

「小妞,老子叫阿雄,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哪玩啊?」他們說話時,嘴散巴出難聞的酒臭……怎么又碰到兩個醉漢了?

「誰要跟你們去玩啊!」我根本沒心情理會這兩人。

「別這么兇嘛!我叫黑狗,一起去哪兒兜兜?」穿花襯衫的原來叫黑狗,他的皮膚確實比較黑。

不過看到那兩人低俗的表情,我只想快快離開,但是兩名大男人卻擋住我的去路:「小妞,就陪我們去吃個宵夜,有什么關系?」「不要,我真的要回家了。」我打算從他們旁邊繞過去,原本以為他們會多加阻止,沒想到這次很乾脆的讓行。這樣子也好,已經被一個醉漢搞過了,我可不要再陪兩名喝醉酒的玩。

就在我要慢慢離他們走遠時,忽然一陣風吹來,我的裙子就飄了起來,我趕緊用手壓自己的裙子。這時那兩名臺客又追了上來,用邪惡的眼神看著我:「小妞怎么沒穿內褲?是不是想要男人啊?」就在剛剛吹起裙子時,恐怕被他們給看光光臀部了。

「我……我才沒有!」我趕緊作出辯解。之所以沒穿內褲,是因為被一開始那名叫我「奈奈」的醉漢搶走了,才沒有想誘惑這兩人咧!

「你這小淫娃,還狡辯!」這時候阿雄突然變得很生氣,喝醉的人情緒起伏是很大的,接著他用力地抓住我的手往那邊拉。

「好痛!放放開啦!」我向他抱怨著,但是阿雄沒有理會我。黑狗還在后面推我,我就這樣被強拉到暗巷去。

兩人一到暗巷,什么話都不說,立刻將自己褲子連內褲脫掉,露出長著青筋的肉棒。我被他們忽然的舉動有點嚇到,這個進展未免太快速了吧?

「老子不喜歡多余的前戲,先給我來舔一舔。」阿雄對我踢了一下,我很自然的蹲下去握住膝蓋,接著他趁機抓住我的頭往自己下體靠。接著男性那邊難聞的氣味涌上鼻頭,可以看到肉棒上面有很多不乾凈的屑屑,讓我快要吐出來。

「快一點!」阿雄對我命令著。因為我很怕又遭挨打,只好乖乖的去舔那肉棒,結果阿雄還是不滿意,拉扯了一下我俏麗的短發,我只好乖乖將他肉棒整個含進去。

「干!超爽的啦!」

聽到阿雄喊爽,黑狗也不甘示弱,抓起我的玉手往他骯臟的東西去摸:「雜播(女人),這邊也好好給我套弄!」我很害怕服侍得不好,這些臺客會做出一些讓我受傷的行為,「反正……幫他們兩個打出來,應該就會放我走吧?」我心中存在這天真的想法。

我專心地幫阿雄做美好的服務,我頭一前一后的套弄他的肉棒,那些棒子上面的渣渣都被我吃下去了。

「靠……這小妞真是會吸,弄得老子好爽。」

「吼……阿雄你別都你享受,我光用那個手玩,很無聊喂!」這時候阿狗看到什么有趣的東西,拉了拉阿雄,然后用手指指著我:「你看這女人,不但沒有穿內褲,下面還濕透了。」我現在因為蹲在地上幫阿雄口交,所以雙腿是打開的。由於我是穿超短裙,下面的春光一下就被他們看到。

「干!那白白的是什么?精液啊?」阿雄低頭看著我,我大腿上確實沾著白色的液體,這是一開始那名醉漢內射后,混合我淫液流下來的混合物。

「媽的……這女的很淫喔!給男人干過也不清理的,就這樣不穿內褲走在路上。」「我看她是被干得不滿足,想再去誘惑男人上她吧!」兩人盡情說話羞辱我,不過我沒有去回應他們,專心地吸阿雄的陰莖。

就這樣慢慢的弄著,我又變得很有感覺了。畢竟剛剛才做愛過,并且尚未高潮,本來就是充滿欲望的狀態,現在受到他們的羞辱,我忍不住摸起了自己的胸部。

「竟然自己摸起來了!干!」阿雄看到我在玩弄自己的胸部,很快就射了出來,他強押著我的頭,逼迫我通通吃下去。

「不準吐出來,不然……」阿雄亮出一把蝴蝶刀,看起來十分銳利。

「咕嚕……」我只好乖乖吞了下去,腥臭的味道充滿了鼻子。

「怎么樣……是不是很好吃啊?老子的洨可以養顏美容,你們這些婊子最愛了。」「難吃死了……」我小聲抱怨著,雖然我現在是充滿欲望,不過難吃的東西就是難吃的東西。不過他們沒有聽到的樣子,接著黑狗把我拉過去舔他的雞巴:「好好的舔啊!」看到剛剛阿雄拿的蝴蝶刀,我已經打消逃跑念頭了,現在改專心的去含黑狗的肉棒。

「怎樣……我的屌很好吃吧?」這個黑狗索性抓住我的頭,把我的嘴當成小穴來狂操),努力地擺動腰干了起來。大概是剛剛的視覺刺激,所以很快就射了,這次他把我的頭拉開,固定在一個角度上。

「呀!」難聞的精液通通都射到我臉上,有一些還滴到了胸部上……就在我想要說些什么時,我的臀部忽然被抓住,立刻有灼熱的硬物插入我下體。「啊……啊……」因為我臀部被抬高,所以我只能雙手撐在地上,不然就要趴在骯臟的巷子里面了。

「好緊,這婊子的雞邁不錯。」阿雄用力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發出清脆的響聲,我也悶哼了一下。

阿雄大力地抽插著我,我跟他的接觸部份也發出肉碰肉的聲,淫糜的氣味也開始散布在這小巷子里。

「說!是不是很舒服啊?」

我本不想回答他,沒想到他就這樣停了下來。我已經被推上欲望的高點了,不住地擺動自己臀部,渴望他持續進行活塞運動。

「快說,不然我不干你!」

為了快點滿足我這副淫蕩的身體,只好乖乖說話:「啊……雄哥……雄哥把理雅干得……干得好舒服,給我更多……更多……」「媽的,真淫!」阿雄又用力地拍了一下,讓我叫出聲來,然后再度進入快速抽插。

「嗯……啊……啊……好厲害……啊……啊……」雖然這名臺客也是單純的進行活塞運動,畢竟也是年輕人的身體,所以力道相當強大,很快就讓我一片空白。

終於……他將整個身體壓上來,雙手握住我的奶子,發出「啊嘶~~」的聲音,通通射入我體內。就在他射精時,我體內接觸到這滾燙的液體,得到了強烈的刺激而高潮:「去了……去了……啊啊啊啊~~」阿雄拔出他的雞巴,這時阿狗移動到阿雄的位置,將自己怒漲的肉棒插入,「等……等等……」就在剛剛才高潮過,現在立刻就有肉棒插入,讓我立刻叫出聲來。

「啊……救命啊……嗯……啊~~別這么粗魯……啊……」阿雄的精液在我體內流出之前,黑狗就立刻插了進去,才高潮過的我變得相當敏感。

「噢……這淫女,穴真的好爽……噢!」黑狗露出猥褻的表情,加重抓住我腰肢的力道。

「啊……啊……呀……好棒……啊……好舒服……啊……」在黑狗大力抽插之下,我很快的又第二次高潮。不過黑狗還沒有射出過,顯得很不滿足,所以他接下來坐在地上,并引導我坐在他的雙腿中間,由他抓著我屁股兩側,由正后方往傾斜的角度往上干。

「啊……你怎么……這么會插……啊……啊呀~~啊……」「是不是很舒服啊?我的屌喜不喜歡?」黑狗拍了一下我臀部,我乖乖的回應著:「喜歡……好喜歡,你的肉棒……弄得我好舒服……」現在我進入了忘我的狀態,畢竟跟我交戰的人雖然沒啥氣質,可他也是年輕的男子,沒有任何不舉的問題,充沛的體力大干特干,讓我受到相當的滿足。

如果有人路過這暗巷,可以看到穿著連身洋裝的氣質美女,正給沒教養的流氓玩弄當中。現在我小穴感受到到他的雞巴速度加快,接著一陣快速的抽動,黑狗發出奇怪的聲音,然后熾熱的精液就射入了我體內。

「啊……啊……好熱好燙呀!啊啊啊~~」就在他這射精的快速抽動,誘使我再高潮了一次,我感覺自己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變得好舒服。

這時候的阿雄好像想起什么東西,他突然拿出了一只手機。

「你……你要做什么?」我看到了手機,不免緊張了起來。

「當然是拍照留念啊!」

「拍……拍照留念!?」我忽然想起一些網路上的色情小說,很多故事的女角被奸淫后,拍下各種淫照影片,自己只能乖乖當那些變態的性玩具,我……我絕對不能淪落到那種地步!

我離開了黑狗的身體,然后拿起自己的名牌包包,向阿雄揮擊,「啊!」阿雄受到我這攻擊,手機就掉到了地上,趁這機會我拔腿跑了起來。

「快!快追!」阿雄趕緊出聲,黑狗便從地上爬起來,但是當他爬起時,突然嘔吐了。畢竟他喝了很多酒,還經過激烈的性愛,一下子身體是恢復不了的。

阿雄看到這情況,他自己動身追了過來,但是沒跑幾步路,阿雄感到一陣暈眩,看來他也喝了相當多的酒。雖然他們兩個是年輕男人,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是追不上我的,我就這樣安然的逃離這個是非之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我們的公寓是有管理員的,當我到了門口,管理員用紅通通的臉跟我打著招呼:「啊……李小姐你回來啦?要乾杯喔!」這個管理員也是散發渾身酒臭……應該不會對我亂來吧?

「對啦!我回來了,記得酒少喝一點。」我并沒有多看他,直接打開大門進去了。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大腿內側流下了淫水跟精液的混合物,趕緊從包包拿衛生紙擦乾凈。

「應該不會滴在路上吧……」我做了一些無謂的聯想,然后回到自己溫暖的小窩了。

推薦閱讀:陰莖增大增長 羅氏鮮 陰莖增粗 必利勁 壯陽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