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風騷舅媽在寶馬車裡激情呻吟

作為而立之年的男人,我至今還未婚。雖然額談過幾個女朋友,都無疾而終。第一次和第二次愛情已經耗盡了心血,感覺不會有愛情了。

舅媽,本來和我應該是親戚關係,可是風騷舅媽卻勾引我,在舅舅回來之前,陰莖增大我們一直在車裡做愛,又刺激又興奮。聽見舅媽的呻吟聲,讓我一有時間就想做愛。和風騷舅媽在寶馬車裡做愛並不是一兩次的事情,而是在舅舅回來之前,我們一直是那種關係,一有時間就玩車震,舅媽的技術很好,簡直就是個風騷美女。而且舅媽的身材實在令人著迷。

耍流氓救命

小舅媽35歲,結婚已經10年了,和小舅結婚的時候,我也去了,第一次見她,就被小舅媽的美貌驚呆了。那時我就想:以後的女朋友,肯定要像舅媽才行。本來和小舅媽沒有過多的接觸,大學畢業後,工作的地方和小舅家很近,加上小舅因為公司的原因被外派到外地三年,我和舅媽的接觸就多了起來。

我的故事要從一起公交車爆炸事故說起,那一天上午,我正和同事小雲驅車去拜訪一個客戶。因為和小雲多年一個辦公室,已經是無話不說的階段。坐在副駕駛的小雲穿著短裙,光滑的雙腿總會吸引我的目光。於是我開玩笑的對她說:「小雲,一會停車,你坐到後座行不行?你的雙腿讓我想入非非,我怕走神,出事故怎麼辦?」

小雲故意分開雙腿又並上,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我看到了小芸的小內褲。小雲笑著說:「你什麼沒見到過,至於嗎?」我停下車:「當然了,你看你今天穿的白色小內褲,前邊兩隻小白兔我都知道。」

見我停下車,小雲也敢跟我鬧了:「大流氓!」用手打我的胸,我一隻手抓住小雲的手,把她拉到懷裡,另外一隻手撫摸起小雲的秀腿。正鬧著,一陣地動山搖的爆炸聲傳來,小雲驚叫一聲,緊緊抱住了我,我尋聲望去,不遠的前方,一股黑色的蘑菇雲騰空而起。

炸出來的舅媽

「是爆炸!」我喊了一聲。車上的小雲,嚇得半天沒有反應。就在幾分鐘後,一些渾身是血的人們從前邊倉惶跑了過來,幾輛車車窗玻璃已經完全破碎,司機滿臉是血,慢慢開過來。

我心裡一陣後怕,轉回頭看看驚恐萬分的小雲:「小雲,幸虧你穿得這麼性感,幸虧我反應這麼大,幸虧這車停在了這裡,不然的話,這幾分鐘我們兩個正好在爆炸中心。」小雲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趙哥,我怕。」我輕輕拍了拍小雲的臉:「不怕啊,有哥呢。」

就在我回過頭來的時候,忽然發現了人群中有小舅媽,正驚恐地跑向這裡。我拉開車門,沖她大喊:「小舅媽,過來!」她竟然沒有反應,於是我跑過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舅媽,你怎麼也在這?」 舅媽被我拉住的瞬間,一看是我,撲到我的懷裡,眼淚就流出來了。我任舅媽抱住,問她:「舅媽,前邊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在這裡?」舅媽還是沒有反應,只是恐懼地哭泣。

後來舅媽告訴我,她本來是坐公交車出來的,中途塞車,在停車的過程中,就聞到了難聞的氣體味道,司機打開車門,說危險,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她於是就不停地跑,好多人跑出那個氣體味道圈後,就駐足觀看了,舅媽不停地跑,拐了好幾個彎,儘管這樣,爆炸聲過來的時候,她還是被一股氣浪掀翻在地。

舅媽的秘密

送舅媽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不一會全國各地同學朋友的電話打來,關心我的安危回想上午的一幕,還真得感謝小雲那性感的雙腿,否者我也會置身爆炸的中心。

小舅媽不言語,我攙扶舅媽走進舅媽的臥室,舅媽就癱躺在床上,我給舅媽脫掉鞋子,把舅媽的玉腿搬到裡邊:「舅媽,要不要去醫院看看?」舅媽搖搖頭。 「那舅媽你休息,我下午還有事情。」我站起來的時候,舅媽拉住我的手:「小江,你不要走,陪陪我。」說著眼淚流了下來。

我趕忙問出了什麼事,舅媽一下子抱住我,哭出聲來:「侄兒,我害死了他啊!」我不明所以,舅媽解釋,原來他再網上認識了一個網友,今天和她約好見面,結果她還沒到,那個男人住的酒店因為爆炸也塌了。

「小江,我好怕。我是壞女人吧?你舅舅不在家,我一個女人在家,和這個男人聊天有半年的時間吧,這是第一次見面,結果。我知道這是丟人的事,可是我不說出來,我害怕。」

我忙安慰舅媽:「沒事,我理解,這個人遇到這種事跟你沒關係。你不要想得太多,以後有空,我就多過來陪陪舅媽。」

迷人的舅媽

夜晚,華燈初上,異彩流光。我把寶馬停在舅媽樓下,給舅媽打電話過去,舅媽就掐了我的電話, 一會舅媽就走出樓洞。整個人光鮮亮麗,完全看不出超過了30,沒有生育過的舅媽,身材、皮膚、臉盤要型有型,要色有色。要不是我舅媽,我早就下手了。

舅媽拉開車門,坐上副駕駛座位:「你一進小區,我就看到你的車子了。」怪不得掐了我的電話,我問舅媽想吃什麼,她說韓國料理。一會,我們就到了吃飯的地方,要了一個小的單間,脫鞋上炕。小桌下整齊的放著一摞坐墊,我給舅媽遞過一個,就先坐下,一抬頭,舅媽正在把自己隨身的包掛在牆上,短裙下細長雪白的長腿幾乎就一覽無餘地呈現在我的面前,真想伸手去摸摸。

回過頭的舅媽把我的表情全看在眼裡,微微一笑:「豬頭,你看什麼?」我慌忙收回目光,岔開話題讓她點菜,舅媽坐下,拿過菜單:「來一份烤牛胸口肉一份烤牛排,再加一瓶百歲酒怎樣?」我吃驚舅媽這麼能喝酒,舅媽說要和我一起喝,我說要開車不能喝,她便生了氣沒再理我。

車裡雲雨

我看舅媽喝得差不多了,就提出送她回去,她臉喝得紅光,柔媚地點點頭。上了車,舅媽做後座,我們也一路無話,只是快開到小區的大門時,舅媽突然讓我拐個彎,拐彎之後是一條平常沒人通行的小巷子,我覺得奇怪,但是也照做了。

車停了下來,舅媽突然倒了下去,睡在後座上,我下車也進了後座,把她又扶起來,結果這時,舅媽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胳膊,我能感覺到舅媽的兩個乳房軟軟的,心中的慾火一下子被調動起來。

我用另一隻手撫摸了一下舅媽的臉,滾燙的禁不住吻了一下舅媽的嘴唇。舅媽突然睜開微閉的雙眼,放開抱住我胳膊的手,看著我。我正不知說什麼是好的時候,她卻一把摟住我的脖子,吻起我來。

我手不知道放在那裡,被動地被舅媽吻著。舅媽的舌柔軟的鑽進我的嘴裡的時候,我就不由自主地把舅媽抱在了懷裡。舅媽那對乳房,就整個的積壓在我的胸前。但是我又想起這畢竟是車裡,不遠處就是馬路,被人看見怎麼辦,於是推開了舅媽。

舅媽愣了一下,在我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在我耳邊說:「我不想回家。」

「那你想去哪裡?」舅媽又在我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我忙抓住她的手。舅媽就依偎在我的懷裡,臉貼著我的臉。閉上了眼睛,酒後的小舅媽,美艷無比。

我的手試探著向上,輕輕按摩著她的大腿,到內褲的邊緣。舅媽的呻吟斷斷續續。當按到舅媽大腿內側的時候,舅媽的雙腿微微分開了一些。我把舅媽的裙擺往下拉拉,蓋住她的內褲,然後用大拇指按摩舅媽的雙臀。舅媽叫了

「豬頭,你按得好舒服。」舅媽呻吟著說。

一會,我又把的雙手滑到舅媽腋下的位置,舅媽身體輕輕上抬,我知道她是想讓我再往裡撫摸,那裡是她雙乳的外圍。突然舅媽起身,抓住我的雙手,按在她的雙乳上。我的體內一股熱火也迅速充滿全身,下體某一部位瞬間膨大,一把把舅媽抱在懷裡,兩隻飢渴的嘴吻在一起。

之後舅媽開始摸索著解開我的衣扣,撫摸我的下面,那裡已經撐得不行,我一激動,把舅媽翻轉到我身後,把她抱在懷裡,雙手捧起舅媽圓潤的兩隻乳房。舅媽全身一震顫抖,我的下面頂在舅媽的臀下,舅媽抖動的臀部在迎合的摩擦著。最後,我見舅媽受不了,一下子就頂了進去,舅媽爽的大聲呻吟了起來。

在車裡,雖然不方便動作的施展,但是我還是覺得異常興奮,我一動,舅媽和車就一起動,整個空間都變得性感起來,最後,在舅媽的浪叫聲中,我們都達到了高潮。

那晚之後,只要一有時間,我都和舅媽在車裡做愛,又刺激又興奮,陰莖增長 舅媽每次都把車震得起伏不定。這樣的生活持續到舅舅的突然回來。

電話裡的呻吟聲

舅舅回來那天,請我在飯店吃飯,我、舅舅和舅媽三個人。不知道舅媽感覺怎麼樣,我真覺得尷尬和羞愧,飯中,舅媽的電話突然響了,原來是她公司的劉總打來的,讓她去吃飯,我以為舅媽會拒絕,但是她卻答應了。然後跟舅舅說了一聲就走了。

舅媽走後,我問舅舅,難道你就放心讓舅媽一個人出去應酬,舅舅似乎略有深意地說:「去吧,只要她願意,我什麼都滿足他。」我這才想到也許舅媽之所以會這麼肆無忌憚,可能是在舅舅的默許之下。

晚上回到家,我一個人睡不著,於是用座機打電話給舅媽,看她到底在幹嗎,鈴聲響了幾聲,一個睡意朦朧的聲音傳了過來:「餵,餵,誰啊?」是舅媽的聲音,我沒有出聲,舅媽見我沒有聲音,也不說話。

我剛要扣上電話,耳機裡突然傳來劉總和舅媽對話的聲音:「誰這麼晚打電話?」「我也不知道,也不說話,是不是酒店裡的小姐,一聽我是女的聲音,就掛了?」「哦,寶貝,哥抱抱你。」估計是舅媽以為沒打通,所以沒按挂機鍵。陰莖增粗

我繼續聽裡面的聲音,雖然聲音感覺有點遙遠,但是還是能聽到。劉總的聲音:「寶貝,你的乳房好有彈性,我喜歡。」舅媽的聲音:「哥,喜歡就吃吧。」有劉總喘息的聲音,舅媽呻吟的聲音。舅媽的聲音:「哥,你好棒,這是第三次了,一會我還要。」劉總的聲音:「你要幾次,我就給你幾次。」說這話的時候,已經開始有節奏了。舅媽的呻吟節奏也加快了。伴隨著劉總的嚎叫,舅媽和劉總那邊的床咯吱的聲音節奏也不斷加快……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聲音的第一個反應是難過,看來舅媽為了滿足慾望,哪個男人都可以上,難為我還以為舅媽是喜歡我的,那晚,我失眠了,不是因為寂寞,而是因為傷心。之後,我便沒有與舅媽有任何联系,舅媽似乎也對此不以為意,身邊仍然是男人不斷,舅舅也是睜一眼閉一隻眼,我想,我以後還會找女朋友,大概不會再找像舅媽這樣的了。

小編寄語:和風騷舅媽的激情纏綿以為可以持續很久,陰莖增粗 可是卻在電話裡聽到舅媽的呻吟聲,舅媽為了滿足慾望,找了很多個男人,我以後找女朋友,不會找舅媽這樣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