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說 » 正文

勾引小妹夫(完)作者:不詳

這個夏季,我們家里將會有一個新的喜訊,因為我妹妹桂芳今個七月會誕下一個嬰兒。

我今年已經25歲,一直都還是單身,雖然我曾經有過幾個男朋友,但都總是沒有辦法開花結果,并不是我長得難看,相反的,我不單長得漂亮,身材也長得很美麗動人,只是可能受了父母親的影響,對于結婚有一種恐懼感,而我這人也比較主觀及事業心重,對于感情上的事并不是那么看重。

爸爸和媽媽在我小時候,經常為了一些小事而爭吵,怎至有時候還打起來,在我十歲左右,爸爸有一次和媽媽吵架之后,就一去不回了,留下我三母女。媽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有一份頗高的職業,而且外公家還算是很富裕的,所以我們雖然沒有了父親,但生活還一直都過得不錯。

桂芳和妹夫志軒結婚不到一年,就有了愛情的結晶。

妹妹桂芳是一個很漂亮可愛的女孩子,只是身材比較纖瘦,屬于黛玉型,而且身體一向都不是那么好,懷孕初期因為盤骨問題,醫生已提議他們兩夫妻,盡量減少性生活。妹夫今年才26歲,正是精力充沛,性欲高漲的時期,突然間沒有了性生活,日子的難過可想而知。

我們兩姊妹的關系非常之好,桂芳和我真的是無所不談,所以我知道她們兩夫妻的情況,妹妹對于性并不是那么熱哀,怎至有時還覺得是件苦差,但據她所說,妹夫卻剛好相反,幾乎是每天最少要一次。懷孕初期還可以勉強做一兩次,或用口給他解決,但最后那三、四個月,桂芳因為身體的問題,拒絕再和他作愛,怎至連用口也不肯,有時給他纏得煩了也只肯用手幫他解決。

終于這個七月的一個星期五晚上,桂芳誕下了一個男孩。妹夫一直在醫院陪著,而我和媽媽因為太晚的關系,所以并沒有留下。當嬰孩出生之時,妹夫打電話告訴了我們,還答應早上過來接我和媽媽,一起去探望桂芳和BABY。

我一早就起床,洗了個澡,換上衣服及短裙子,看見時候還早就打算把家里收拾一下,等媽媽和妹夫來的時候,不會感到我的家那么亂。

當我正在整理雜物時,突然聽見門鐘聲,站在門外的原來是妹夫,他比約定的時候早了一個小時,他說因為太興奮睡不著,所以早了點過來。

我讓他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新聞,沖了杯咖啡給他,他放在咖啡機上之后,我就順便蹲下來,收拾一下咖啡機下格的書報雜志,我無意間抬頭一望,見他雙眼緊盯著我雙腿中間,我低頭一看,原來我蹲著的時候,白色的蕾絲內褲全露了出來,薄薄的內褲隱約的見到上面黑色的陰毛,和因為蹲著的關系陰戶給內褲壓著,兩邊墳起的陰唇形狀全現了出來。

我滿臉羞紅的馬上站了起來,不好意思的望了望他,發覺他胯間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股起了一大塊,望著他那突起的部份,我心里不禁也有些蕩漾了起來,陰戶也有些濕潤了起來,我知道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女人做愛了,而我也一樣很久沒被男人操過,所以我很明白他的那種感受和需要。他也發覺我望著他的胯間,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兩手放在上面,把那股起的地方遮蓋住。

當我終于把家務整理完了之后,我拿了杯咖啡,在他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很自然的將腳交迭起來,當我抬起腿將它交迭起來的時候,我聽見妹夫發出一下深呼吸聲,而且發現他的眼睛追著我短裙里面看。

「姊姊,你有一雙很漂亮的秀腿。」妹夫望著我說。

這并不是我自夸,可能是我受了媽媽的遺傳,我媽雖然現在已經46歲,但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尤其是當我們倆母女穿著短裙和高跟鞋,走在街上的時候,男人的口哨聲總是在我們耳邊響起。

「志軒,我知道你的難受,」我笑了笑望著他說:「我知你已經很久沒有和桂芳做愛了吧?桂芳曾經跟我談過。」「啊哈!」他想不到我突然會說起這話來,顯得有點不好意思的,尷尬的說:「是啊……還……還好很快就會過去。」「哈哈!怎么!很難受嗎?」我笑著說。

「那又怎樣呢!太久沒有解決的確是有點難受。」我想雖然桂芳沒有幫他,最起碼他也可以用手幫自己解決一下吧,雖然我自己也知道用手沒有做愛那么過癮,但最起碼也是一種方法呀。

「你沒有自瀆嗎?」

「當然有啦,但那是不同的,你也知道吧!」

他雙眼這時好像充滿著挑逗性的望著我說,雙手也由胯間拿開,不再隱藏自己的丑態,只見那里好像漲得更利害了,隱約的還可以看見豎起在褲管內的形狀,看起來頗巨型的,環狀的龜頭一直伸延至他的褲帶邊,像要從褲子里跑出來一樣,看得我下面更潮濕了。

「對不起!是因為我的關系,使到你那樣嗎?」我望著他那里問。

「哦!別傻啦,不是你的問題,我經常都會這樣。」他說:「有一次我和桂芳在媽家里也是這樣。」「反正媽也還沒來,你還有時間到衛生間里解決一下。」我用手指著衛生間說。

「哦,不用了,那樣只會使我更難受而已。」他雙眼這一直望著我,而手指就很淫穢的在那腫起的地方掃著。

「假如你在一個女人的……的面前……自瀆的話,那會好過點嗎?」我望著他那動作呼吸也有些困難起來「你意思是說,我在你面前打手槍嗎?」他驚喜停止了動作,瞪著雙眼望著我說。

「如果這樣對你有幫助的話。」我被他那巨大的型態吸引著,很好奇的想看看它到底有多大,我說完之后把我迭著的雙腿放了下來,慢慢的把它張開,然后將自己的短裙拉起來露出我那條白色的蕾絲內褲,只見這時中間的部位已經現出了一灘水漬,原有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讓淫液浸濕了。

妹夫馬上把褲子解開,用手把內褲拉了下來,只見一條形狀很美的陽具馬上彈了起來,我想它應該有8寸長,它不止長,還長得很粗壯,直直的挺著,看得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陰戶更是騷癢萬分淫液由陰壁狂涌而出。

妹夫望著我的陰部,很大聲的呻吟了一下呼出一口氣,然后握著自己的大陽具上下的套弄著,他套弄了一會后,用手緊壓在陰莖的底部,將陽具挺向我說:

「姊姊,你能幫我嗎?」

「什么?幫你打手槍嗎?」。

「是的,求求你吧!」

他這意見使我的心又蕩了一下,陰戶里泄出更多的水來了,我望著他那兇猛迷人的器具,早就想觸摸一下,只是礙于他是我妹妹的丈夫,我怎么說也要保持一下做姊姊的尊嚴。

「好吧,但是就只是這么多啦!」我假意為難的說:「我幫你用手弄出來,不能再有其他的要求啦。」「啊,姊姊你真好。」當我站起來,跪在他前面的時候,他高興得馬上把身體坐直起來,雙腿大大的張開,讓陽具硬直的挺在中間。

啊!我的手一握著他的陽具跪在他前面,伸手握著他的陽具上下套弄著。他兩手扶著我的頭,眼睛盯著我玩弄陽具的手,嘴里發著急促的呻吟聲,他的陽具很硬很粗,像一條燒紅了的粗鐵柱子一樣,我的手指幾乎圈不過來,我大力的擠弄著,當它頂端開始流出一些精液時,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我知道是媽媽來了。

當我放開他的陽具站起來時,弟弟很失望的嘆了一聲,我知道他已經快要射出來了。他很無奈的,在媽媽進來前把陽具硬塞回褲子里去。

「我要先回家換件衣服,反正我就住在附近,所以先上來告訴你們一聲,免得你們老等我。」媽一進門就說,她每天早上都會做晨運,今天可能做得久了一些,怕我們等得不耐煩,所以先過來打聲招呼。

「一會兒,你們就前面的餐廳等我吧。」媽媽說話的時候用很奇怪的表情望著我,說完之后還特意的望了一下女婿股起的胯間,然后在出門的時候又回頭望了我一眼。

「姊姊,我們的事還沒完呢?」媽媽一把門關上妹夫馬上就把褲子脫了去,用手挺著陽具對我說:「你看它被你弄得難受死了。」「好吧,我們要快點啦,媽換衣服不會太久的!」我無奈的說。

我知道有辦法可以讓他快點射出來,當我跪在面前把陽具擺進嘴里時,他好像觸電那樣,屁股抽搐了幾下,然后很緊張的雙手緊抓著我的頭發,急促的喘著氣。

我將頭前后的移動及卷動舌頭去舐他的龜頭,一手輕輕撫弄他的陰囊,他好像全身突然僵硬了,接著顫抖了一下后,就開始噴射出溫熱的精液來,我幾乎要像狼吞虎咽那樣,才能將他如洪水泛濫的精液全數吞進肚子里去,直至他完全停止噴射了之后,我才把嘴巴拿開,將他沾在陽具上面的精液全部舔干凈,連流在嘴角的都用舌頭卷進嘴里去,他的精液味道比我以前男朋友的好味多了。

妹夫一直盯著我看,可能我這種淫蕩饑渴的樣子嚇壞了他,因為一向我在他面前都是表現得那么端莊賢淑,我有點羞慚的對他笑了笑,尷尬的低下頭望著他的陽具,期望它會縮回原狀,嚇了我一跳的是,它仍然堅硬的豎起在褲上。

「呼!我的媽呀,你還滿腦子的欲火嗎?我們必須走啦。」我倒抽了一口氣。

「姊姊,已經很久沒有女人幫我吹啦,我現在還是興奮得軟不下來。」他一邊說一邊就伸手把我摟著,將那硬挺的陽具就頂在我的陰戶上磨擦。

「啊!」我讓他那么一弄整個人馬上就騷軟了,陰戶里的淫液再也忍不住的狂涌了出來,陰穴里更是騷癢酸麻,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將他推在沙發上,拉高裙子把內褲往旁邊一拉,整個潮濕的陰戶就露出來,然后跨坐在他腿上,對著他那粗壯的陽具往下一坐,很容易的就把它全根吞噬了進去。

「噢!」他的大陽具一塞進去,我們同時都叫了起來。

「啊……你要快點啊,我們沒有什么時間啦……嗯……」我一邊說一邊就在他身上馳騁了起來,當妹夫的大陽具頂部進我子宮里時,我舒服得陰精狂泄了出來,他坐在下面這時也開始大力的頂了上來,陽具在我濕滑的陰戶里上下的活動,我讓他操得靈魂都飛上天了,自動的就把舌頭也送進他的嘴巴里面去讓他吸吮。

「啊……姊姊……啊……」這時妹夫突然很大力的摟著我,屁股停止了挺動,我知道他快要發射了,我也就大力的將陰戶收縮著,擠壓著他的陽具,很快的就感覺到一股燙熱的陽精再次由他龜嘴里發射出來,不過這次是直接的射進了我子宮內。

我抱著他直至他的陽具完全停止跳動之后,我才從他身上爬下來,再次用嘴巴幫他吸干凈陽具上面的精液,然后幫他把褲子穿回,我在茶機上拿了張紙巾把陰戶擦了擦之后,就和他一起到媽媽那里去了。

「你不用謝我。」弟弟在車子上不停的對我說著謝謝,我對他說:「實在的我也很享受,但是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除了對不起桂芳之外,我也覺得有一種亂倫的罪惡感,就此一次下不為例,知道嗎!」他好像很同意我的話一直的點著頭,我們把車泊好之后,就走進餐廳里和媽媽一起吃早餐。

「我好開心你幫這可憐的家伙,把他那積存著的欲火釋放了出來。」妹夫上衛生間的時候,媽媽突然間對我說:「我還打算幫他呢。」「媽!你別胡說嘛。」我尷尬的狡辯著。

媽媽說我們一進來,她就聞到我和妹夫做愛的那種味道,而且我們倆的神情就更加瞞不了她,她說最好就此一次。我知道騙不了她,只好尷尬的說,這只是我做姊姊對妹夫一次特別憐憫的愛,下不為例,而且告訴她,妹夫也答應了我,之后,一切都如往常一樣,直到一年后,桂芳又再次傳出懷孕的消息,我想,或許妹夫又再次需要我這個做姊姊的幫忙,將他積存著的欲火釋放出來,所以,當桂芳懷孕六個星期后的一次醫院身體檢查,我就到妹妹的家里,希望可以幫他丈夫這個小小的忙。

當我去到妹妹家門前的時候,讓我驚奇的是,我發現媽媽的車正停在他門家樓下,大門一打開就聲到一些奇怪的聲音,由睡房里面傳了出來。

「啊……啊……」

我輕輕的走到開著的房門邊,探頭向里面望去,只見妹夫全身赤裸的坐在床邊,急促的喘著氣,雙手捧著一個女人的頭,而這個女人也是全身赤裸的正跪在床邊,把妹夫那可愛的大陽具含在嘴里吸吮,沒錯!這個女人正是他的岳母,我的母親,直至妹夫將精液射進他岳母的嘴里時,他們都沒有發現我的存在。

接著我見媽媽站起來,將她女婿推在床上,然后光著身體很淫賤的一直爬到他頭頂上,將陰戶對著他的嘴巴磨動起來,妹夫雙手捧著他岳母那肥大的屁股,伸出舌頭對著陰戶就舐了起來,之后這對淫亂的岳母和女婿就在床上瘋狂的操起來穴來。

我窺視了他們一會之后,帶著些微酸溜溜的心情,輕輕的把大門帶上,心里想著,無論如何我也要和媽媽好好的談談,把時間分配一下,下次桂芳住院的時候,怎么說也該要輪到我幫妹夫的忙了。

小編推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