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亂倫小說 » 正文

媽媽是同學的共娼

媽媽是同學的共娼
字數:2574字

我,十郎,是個高中學生,十六歲。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家流浪去了,自此音訊全無,整個家就由媽媽一手支撐。

媽媽本是個貴族的後裔,十五歲那年為爸爸所俘虜了芳心,與他一起私奔,自此就脫離了貴族的身份。一年後我就出生了,不久後爸爸也就沒留下片言隻字離家去了。

媽媽的臉蛋有若天仙,楚楚清純的,身材卻是肉彈型,是走在街上會惹得好多男性動物撞上燈柱或絆倒地上的那種。

但是她卻不善營生,在我小時她只是靠在商店當售貨員賺取我們母子倆的生活費,不幸的是在前一年她以僅有的積蓄投進了當時火紅的股票市場,不出半年就遭遇了股災,賠掉了本不得止,還欠下證券公司一大筆債項。

後來這筆債項輾轉落到地方上的高利貸手上,利息加本金不知翻了幾翻,總之是我們母子打一輩子兒工也難以償清的。

後來債主臨門,看見了我母親的姿色,就說要帶她到高級舞廳中賣肉償債,說是以她的條件應該不出三年就能夠還清。當時母親哭得梨花帶雨教人心疼,但心中也暗地認命,知道這是無可奈何中的唯一辦法。我奮力反抗流氓要阻止她們帶走母親,但卻遭他們毒打了一頓退了回來,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把媽媽帶走。
母親被流氓們帶到高利貸的辦公室中,卻遇上了我的同學——桂子。平日桂子在學校中統領著一群不良份子,儼如一個小霸王,雖然性格有點兒霸道,卻少干一些太過火的壞事,只是有些搗蛋乖張的行徑,所以與一般的同學都能夠正常的相處。想不到他原來真是區內一個黑幫頭目的獨子,自此就改變了我母親的命運。

我有時也會和桂子玩在一起,母親帶午飯給我的時候他們也見過幾次面,所以那時桂子一眼就認出了我的母親。他了解了情況之後,就向幫會中人說由他處理此事,以他少爺的身份要剔除一兩條債項當然沒甚麼問題。

他當面就向母親開出了方案:「伯母,你這一筆債是始終要還的,這樣,你寧願要在舞廳中給數千人玩,還是只要給我們十數人玩?而且不必三年,只要一年就好,你想想。」

「真的只要一年就好嗎?」媽媽心軟下來了。

「說一不二,不過你不單只要服侍我,還要服侍我學校內的哥兒們——但亦只包括校內的人而已,其他幫會中人我一律不許他們動你和你兒子半根汗毛。另外你是隨時隨地都要進行」工作「——只要我們需要的話,怎麼樣?」

「嗯……」(母親心想:校內的哥兒們?會令十郎難堪嗎?)

回到了家後,母親把整個事情告訴我,雖然我覺得這是極難接受,但我亦認同桂子所說給十數人玩總比給數千人玩來得「好」,可是我以後要如何面對校內的同學呢? ……而母親也告訴我,她已在高利貸的辦公室中和桂子「進行」了一次……聯想到媽媽如何用嘴巴及身體上更隱密的地方去服侍桂子,以及桂子是如何賣力地糟蹋母親的豐滿身體,我在晚上洗澡時不期然打了一次手槍。

雖然桂子和我一樣是念精英班,但他的哥兒們大多是普通班的,而且桂子也刻意不把此事讓圈子以外的人知道(始終這是違法的事,尤其這是在學校中),因此我可以不用擔心不知如何面對班上的同學。

到午飯時間時我和桂子打了一個照面,他朝我詭異的笑了一笑,並說:「你的母親在床上真的是正點得不得了,尤其是那雙豐滿的豪乳,真是百掐不厭。你可真是幸福哩!怎麼樣?你從前每天都要她為你吹一次喇叭的吧?」

「你……你說甚麼?」我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哈哈,別在意,和你說笑而已,千萬別在意。」說完就和哥兒們向校外的飯店走去了。

放學後,我在學校內瞥見了媽媽的影子,只見她閃身進了男洗手間中,門口有兩個桂子的哥兒在把手。只見桂子大刺刺地支著腰站在一列的洗手盤前,母親跪下來乖巧的拉下桂子褲子上的拉煉,掏出那根劣黑的雞巴就含進口中。

「啊……」桂子不自覺的發出享受的呻吟聲,雙手壓著母親的後腦,微微地擺動著腰肢迎合著母親頭顱的仰動。隨著節奏的加快,母親的口中發出「嗯嗯」
的聲音。

桂子「啊!」的低呼一聲,推開母親的頭部,用力抓著她的頭髮把她推到尿兜之上,母親雙腳跪在地上,無力地雙手抓著尿兜的邊緣,桂子從後抓著自己的雞巴,對準母親的陰戶,腰部用力一擺,整支雞巴就沒入了母親的陰戶中。
「啊!」母親慘叫一聲。

「小聲一點,你想全校都到來看我們表現嗎?」說著有節奏的擺動著腰部,下腹一下一下的撞擊著母親的屁股。

「唔……唔……」母親壓抑著聲線,隨著桂子的每一記的抽插發出低嗚的呻吟聲。

「啊!啊!」桂子始終還是個高中生,隨著不自製的歡愉呻吟,他已經非常接近高潮的頂端。他右手一揚,「拍!」的一聲打左母親的屁股上,「嗚……」
母親的陰道隨之而一下抽搐,「啊!」桂子陰險些守不住了。

他強忍著高潮,維持不快不慢的速度抽插著胯下這個美豔的三十二歲女子的陰戶,每抽插一下則掌擊一下她右邊的屁股,伴隨著女人低嗚的哀號的,是一下一下的來自抽搐著的陰戶的極端刺激,女人本來白晰的右邊屁股已然變得通紅,好像再一下的擊打便會使它流出血來一樣。

「啊!」桂子突然加快節奏,雙手抓著女人的秀發借力,腰部發狂了似的搖擺。女人的雙腳仍舊跪在尿兜前,前肢卻隨著頭髮的拉扯而被硬生生的拉起,雙手也找不著著力點而微曲的垂下,忍著頭皮上傳來的痛楚,承受著桂子的最後衝刺。

「啊!」桂子長呼一聲,雙手放開了母親的秀發,轉而緊抓著她偉大的雙乳死命緊搓,陰莖增長下身已然停止了動作,是在享受著跳動著的雞巴把精液注入女人的陰道深處的感覺。從女人的陰道口外可看到桂子的陰囊連帶露出的陰莖根部接連抽搐了約十秒,然後就看到白色的液體從女人的陰道內流出,直滴到地板上。
桂子抓著母親的頭髮把她的頭部拉向自己軟了一半下來的、帶著精液與淫水
殘渣的下陰,母親識相的用口和舌頭靈巧的把它清潔好,然後細心的將它放回桂子的褲內,然後拉上拉煉。

「好,很乖。」桂子滿足地輕拍了母親的頭,作稱讚狀。然後就轉身走向門口,交帶他的手下說:「接著你們慢慢玩啦,記著要輪著來看好門口,不要太大聲讓人發現,也不要玩得太夜啦,否則下次就沒有得玩啦,知道嗎?」

「知道了,桂哥。」其中一個手下淫笑著走向仍跪在地上的、下陰仍滴著精液、唇上還殘留著精液的媽媽……

連帶桂子在內,當天傍晚媽媽一共被四個人徹底的玩過,直到晚上九時許才回來,一回家就衝入了洗手間,個多小時後才出來,胡亂吃了點東西就沉沉睡去了。

【全文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