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說 » 正文

哥哥的女友是同級生三作者小閹雞

哥哥的女友是同級生三作者小閹雞

字數:3330

『小茜…當哥哥的女友…』

這天的傍晚我失魂落魄,拖著只可以用蹣跚來形容的腳步在街道上流連,空蕩蕩的腦海不斷憶地女同學刻前的說話。

「阿明你會生氣嗎?如果…我當華哥的女友…」

「介意?哈哈,我當然不會介意,但你說真的嗎?才認識幾天了吧?」
小茜沉默了一會,誠惶誠恐的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華哥突然跟我說這種事,我也很迷惑。」

「他是什麼時候跟你說的,怎麼我都不知道你們有來往?」

小茜彷彿被問到了死穴,不知道怎樣回答我的話,呆住片刻,才低著頭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隱瞞你。那天之后我們下課,跟你在街角道別后便碰到華哥,他說是偶然經過,當時我也沒有在意,然后接著的每一天…他都在同一位置等我…」

果然沒錯,哥哥是出手了,一次故意的偶遇,展開了他的攻勢。

說到這裡,小茜稍稍抬頭,語帶歉疚:「我有想過告訴你,但又不知道怎樣開口…說像華哥這樣優秀的男生每天在等我,也只會給你笑話,所以直到昨天他跟我表白之前,我其實也不知道他的用意…」

小茜的說話令我感覺她是受寵若驚,是一種民女被君主寵倖時的不可置信。
我心裡一陣苦澀,半刻說不出話來,小茜沒有在意我的表情,傻呼呼的反問我:「你說…他會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

他當然不是跟你開玩笑,他要玩你,跟你上床,把你成為他的玩物!

我有種即場要揭穿色狼真面目的沖動,但當看到小茜那甜絲絲的嘴角,卻忽然有種莫名其妙的氣憤。是活該的,這種女人是應該受到教訓。

你說不是故意隱瞞我,但事實你是故意隱瞞我,每天裝著什麼沒事的跟我下課,其實是和我的哥哥相見。

「阿明你怎麼這個表情?你生氣嗎?」小茜看我突然沉默,帶點擔心問道,我笑著搖頭:「沒有,既然我哥這樣有誠意,你便好好考慮吧。」

「嗯…」毋須考慮,答案早已決定,明顯小茜是動心了,我從沒看過這位女同學臉上出現這種小鹿亂撞的表情,是興奮,是喜悅。她今天跟我說的話并不是詢問我意見,只是知會我一聲。從明天起,她便會以哥哥女友的身份在我這小弟面前出現.

『像華哥這樣優秀的男生…』別過她后,那一句句的話仍在腦裡盤旋,使我胸口憋悶。優秀?明明是爛人一個,不就長得高大英俊一點,認識沒幾天,憑什麼說他優秀?這樣的女人真是蠢,是豬一樣蠢!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動氣什麼,我跟小茜什麼關系也沒有,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學,她有權跟誰交往,有權跟誰上床,有權給誰去玩。同樣地,我也沒必要告訴什麼,她要犯賤,她要找死,她要給色狼玩,全都是自己責任!

我知道小茜早晚會給哥操上,就像每個躺在鄰房的女孩,一面給白玩,一面還要感謝哥哥把她們操得舒服。

沒有人令你們被其他人看不起,是你們令自己被所有人看不起!

口裡說事不關己,其實很不是味兒。回到家裡,看到懶洋洋在家裡看電視的哥哥,沉著氣問:「果然出手了啊。」

男孩回頭反問我:「她跟你說了?」

「你倆的戲那麼好,不是她說,我想我永遠也不會知道呢!」我自嘲道。哥哥知道我得悉一切,一臉若無其事:「不早跟你說了要展開追求,我牛華是那種不守承諾的人嗎?」

「承諾?承諾是用在這種事上的嗎?」我冷笑,哥哥滿意道:「不過既然她告訴你,即是打算答應我了,哈哈,我就知道沒有女生可以逃出我的五指山。」
看著那勝算在握的從容表情,我臉色更差了,但他說得不錯,又一個蠢女將要死在情場殺手之下。加上想起兩人像傻瓜般把我瞞在鼓裡,一陣怒火又是由心而上。不哼半句的沖回自己房間,不想再跟這些騙我的人有任何交雜.

「啊…太粗了…好舒服…你做愛怎麼這樣利害?」

「呵,今天怎麼這樣騷,男友沒喂飽你嗎?」

「別提他,小雞巴沒半點用,還是華仔你最好!」

「哈哈,小淫娃,偷人還算了,還要侮辱男友,真是太過份,讓我代他好好教訓你吧。」

這個晚上哥哥仍是有帶女人回家睡,什麼追求都是屁話,根本就是在玩弄小茜。

「好深…用力…用力…人家還要…啊!太深了!華仔我愛死你!」

很快,在旁邊淫叫的便會變成小茜,她以為自己是哥哥女友,其實是炮友,是眾多炮友中的其中一個。

我雖然是很生氣,但始終是認識了三年的同學,也沒可能眼白白看著她淪為禽獸玩物。接著一天我決定大義滅親,把哥哥的所作為所告訴小茜,讓她逃離虎口。可是女孩的表現,卻使我氣上加氣。

這天小茜臉帶春風,誰也看出是心情極好。我心一沉,問了那明知故問的問題:「怎麼了?考慮清楚沒有?」

「嗯…」小茜沒有回答,只含著羞澀笑容,輕輕點了一下頭. 縱然是預料之內的答案,我還是被狠狠打擊一下,像站不穩的幾乎要倒下。

小茜作了決定,她答應哥哥當其女友,他倆正式成為了戀人!

接著那不識趣的女孩更火上加油地問我:「他說星期六要跟我約會,你哥哥喜歡女孩子穿什麼裙子?他有什麼嗜好?喜歡哪種話題?怎樣才能使他高興?」
約會,是約會,平日我倆一起走路的只是上學下課,她跟哥哥的才是約會。
我想告訴我的女同學,我哥哥的嗜好是玩女人,喜歡話題是談他操過多少美女,你應該什麼也不穿,抬高屁股給他操,便最可使他高興!

「我很緊張,你說我們會順利嗎?」聽到這話,本來要說的都不用說了。那情人蜜運中的表情,使我明白在這事上我完全是一個局外人。一個不是我哥,另一個也不是我的同學,只是兩個急不及待要上床歡好的狗男女。

我不管了,事實上也不輪到我去管,這裡根本沒有人把我放在眼內。我本來以為這個每天跟我嘻鬧的女同學對我是有點好感,原來都只是一廂情愿。因為探望我而和我哥搭上,天下間會有這樣可笑的一件事嗎?

雖然對我來說,這笑話半點不好笑。

那天之后,我決心不理他倆的事。說是交往,但兩人見面的時間其實并不算多。哥哥是個花花公子,不會把全部時間放在一棵樹上。而從每晚他繼續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情況看來,他倆應該還沒走到那一步,做那男女間越軌的事情。
可是豺狼始終是要吃掉獵物,哥哥知道小茜是處女,也沒有太急進,而是一步一步使她掉進自己的陷阱,裝作好人去當他善良男友的角色。

終於這一天,時機成熟了,哥哥跟我說,他要這個星期天跟小茜上床。
「你要跟小茜…上床?」

哥哥一貫的伸著懶腰:「養肥了,也是吃的時候。我騙她下星期生日,那有什麼比以身相許更好的禮物?說來等了一個月,破了我的最長時間,所以說處女就是特別麻煩。」

我是忍不住了,這段時間我裝作看不見,聽不到,放開手讓我的同學掉入哥哥的蜘蛛網,但當聽到他們將要做愛,那份激動是沒法忍耐:「你來真的嗎?她只是個普通女孩,再漂亮、身材再好的女人你也垂手可得,有必要拿我的同學開刀嗎?」

「喂喂喂,你哥是怎樣的人你第一日知道?當日也有問你,是你說對她沒興趣我才上馬的,怎麼現在才來說這種話,沒打算操她,本少爺會花時間在這種悶女人身上?」

「你要玩去找別的女人,不要動我的朋友好不好?」我生氣道。

「好笑了,我現在是她男友,操不操是我倆的事,你這小子憑什麼管我?她嘴給我親了,奶給我摸了,屄給我挖了,操不操又有什麼關系?」

「什麼?」我如墮冰窯,一時沒法理解男孩的話,哥哥難掩興奮神色,得意洋洋道:「你以為你哥是省油的燈,得到男友名份會不討點好處?告訴你,我們第一次約會她便給我親嘴了,上星期更把她脫個精光來個驗明正身。別看這小處女外表清純,其實長得一副淫相,不但奶子豐滿,陰毛濃密,小屄更是敏感,被男人一舔便流過一塌胡涂,操起來肯定是個超爽的騷貨。」

「小茜…給你…舔…」聽到女同學已經跟兄長有過身體接觸,我像血上不了頭的暈了一暈,沒法想像那個光境。哥哥見我呆若木雞,揚起眉毛問:「不相信嗎?難道你認為我要玩個女人會有難度?」

作為相處了十六年的弟弟,我當然知道要玩個女人對他來說是沒有難度,他是天之驕子,是萬人景仰的男神,要玩誰,誰便乖乖張腿給他玩。

「反正你別多管閑事,撒了網,魚上釣,沒可能白白放走。看著是你同學,老哥會給你面子,好好讓她有一個難忘的第一次。」哥哥無恥說著。

我咬牙切齒,發誓即使從今斷掉兄弟之情,也不容許哥哥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我要揭發他,要讓小茜知道,她的男友其實是一個色狼的真相!

《待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