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說 » 正文

圣誕禮物作者方寸光

圣誕禮物

字數:7384字

小凱坐在在書桌前,手指撥著桌上的原子筆,兩眼茫茫無神瞪視諸多作業,萬般不甘心。

對於住校外宿舍、學校不辦圣誕舞會、自己沒有女朋友、男性好友卻都
有的高中男生而言,圣誕節除了放假之外,簡直沒有認知意義。尤其對於受到最深沉壓力的高三生而言,連放假的意義也不見得存在。

大豆高中三年元班二十五號王凱弈,很遺憾地就是這等人。

身為最后一年的聯考制度考生,小凱的壓力超乎尋常地大。本來想利用圣誕節的連假,大玩特玩,好好放松心情,誰知道老師精明,作業如山高,外加次周考試滿檔,圣誕夜惡夢從此展開。

「可惡,超不爽……圣誕夜干我屁事……媽的!」

小凱雙眼充血,喃喃咒罵,恨不得將眼前的作業撕得粉碎。但是,即使這麼做,圣誕節還是無聊的。

──童年的圣誕節,那麼令人懷念……

小凱這麼想著。的確,小時候的圣誕夜,全家都聚在一起說說笑笑,小凱還會在床頭掛襪子,滿心歡喜地期待圣誕老人送禮物來。父母也很能滿足他的夢想,半夜總會塞個小禮物進去。

然而,過了拿圣誕禮物的年紀后,圣誕節就只是單純的假日罷了。特別是一個人住在校外的宿舍,連聊天的同學也沒有,寂寞的夜更加乏味。

──連一張卡片、一個禮物都沒收到,多麼爛的圣誕節……

小凱毫無意義地嘆了口氣。去年的圣誕節,多多少少他也準備了兩份禮物,一份給死黨阿誠,不過放的是保險套,用來整他的。另一份禮物可是大不相同,是送給他心儀的女孩、月帆,禮物的用心挑選就不必說,盒裡還附了一張親手制作的小卡片,寫滿了他鼓起勇氣(孤注一擲)的愛情告白。

不過,在把禮物放進兩人抽屜的第二天,月帆看他的表情很冷淡,沒有多說一句話。這對小凱造成相當大的打擊,要知道初次告白的男孩,心靈都比玻璃還脆弱!

一段時日后,月帆雖然不再對他冷眼相待,但是一直有意無意地避開他,這讓小凱情緒跌到了谷底,埋到了地下,萬劫不得翻身,初戀就此破滅。

今年的圣誕節,小凱特別觸景傷情。當然,禮物不送第二次。

──算了,讀書吧,情場失意,起碼考場要得意……

小凱如此想,伸手去翻桌上的數學考古題講義。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沒打斷小凱的動作。

「誰呀?」小凱翻開講義,隨口問問,反正多半是管理員來收水電費。
「小凱~是我啦……」

剎那間,小凱像是觸了電,脊椎陡然挺得筆直。

──這……這個輕輕的、柔柔的、甜甜的聲音,難道是……!

小凱從椅子上彈跳出來,二話不說,第一時間扯開門。

「圣誕快樂──!」門口站著一位女孩,柔順的長發、優雅的笑顏,伴隨著悅耳的祝福聲,像是從天國傳來的圣樂。

「月……帆?」

小凱當場傻住,一動也不能動,蠢蠢地吐出女孩的名字。心目中的天使,在他最空虛的時候,奇跡似地出現……而且,如此親切地笑著問好……

──感謝主耶穌!

在這美好的情境下,小凱感動得只想痛哭流涕,雙眼閃耀著光輝。

「呃,打擾到你了嗎?」月帆看到他的呆樣,有點困惑,輕輕地詢問。
「啊,不!非!否!沒的事!」小凱被此一語驚醒,連忙回神,恭請天使進房。他拉來書桌前的椅子,連聲說:「坐、坐!」

「謝謝~」月帆微笑著坐下,左右顧盼,小小的寢室裡,沒有第二張椅子。
她猶豫地說:「,不行,那……你坐哪裡啊?」

「我──?我、我坐床就行了!」小凱關上門,跳過來,一屁股坐在在地板的床墊上。「你怎麼會來?太意外了,你居然知道我住這……」

「嗯,阿誠跟我說的啊。」月帆持續著眩目的微笑,令小凱感到有點頭暈。
──不行!比被雷打到的機率還小、月帆來我的宿舍……就這樣暈倒的話,會遺憾終身的!

雖然這麼想,事實上,小凱當然不會暈倒,他睜大眼睛還來不及。林月帆,高中入學后就憧憬的對象,那秀氣的臉蛋,典雅的氣息,對小凱來說,是班上多數三八聒噪的女生無可比擬的。

而今天的月帆,似乎比平常更漂亮。她的長發直直順順地披著,少許發絲掠在肩上;黑色的小背心、純白的襯衫、領口用紅色細緞帶綁了個蝴蝶結,在文靜中又帶著幾許俏麗。還有,和背心同色的……

黑色的短裙,真的相當短。雖然今年是暖冬,但是露出一半大腿的裙子,實在太火辣了。小凱一注意到,心裡立刻小鹿亂撞起來。

因為月帆穿著褐色絲襪,小凱無法欣賞大腿的真實色澤。但是那曼妙的曲線,無論如何是藏不住的。而且,小凱坐在地上,視線正好可以窺見月帆的裙底風光。
在她的雙腿之間,陰影的隱蔽下,仿佛可以看見什麼……

在這種情況下,小凱不由得發揮了強大的想像力,滿腦遐思之時,牛仔褲的拉煉處慢慢拱了起來。

「……」不知月帆是否察覺了異狀,臉上有點不自在,雙腿并了起來,兩手放在膝上。這麼一來,小凱的眼福也到此結束。

──可惜!

小凱內心大聲呼喚。不過,窺見夢中情人的股間陰影,已經讓他血脈賁張,有了夕死可矣的感覺。

「來找我,有什麼事?」小凱抬頭發言,看著月帆。能夠名正言順地直視月帆的臉蛋,也是珍貴的機會,小凱絕不錯失良機。

「難得圣誕夜嘛,阿誠說,大家聚一聚,要我先到這邊來。」月帆說。
小凱一愣:「聚一聚?那,那就是說,阿誠他也要來?」

月帆點頭說:「是啊。還有,我自己也有件事……」

話還在半空,房門突然打開,一個身長一百八的卷發男學生,拎著兩大袋走進來,不是別人,就是阿誠,身旁還跟著一個短發女生。

「Hello everybody──Merry Christmas!」
阿誠一拋袋子,皺眉擺手,作出怪異的表情,高聲問候。

「死阿誠,耍什麼洋腔!」小凱笑罵,把袋子拿了過來,說:「靠,來我這裡胡鬧,不先說一聲!不是跟你馬子出去跳舞了?」

「,我可是血性漢子!」阿誠雙手叉腰,閉上眼睛得意地笑,說:「像我這麼講義氣,怎能拋下朋友一個人享受,留你在水深火熱之中!月帆也是,圣誕夜就是要玩!玩它個通宵!耶耶耶,唷唷唷!」說著順勢用力扭扭腰,嗚呼一聲長叫。

「干,發瘋!」小凱笑著說,猛地想起月帆在旁邊,粗話卻已出口,不禁七上八下,轉了轉眼珠,偷看月帆,卻見她也跟著笑,才放心下來。

──難得月帆來玩,可不能失了形象……形象,形象!

一年來的絕望深淵中,突然曙光乍現,又燃起了小凱的希望火花。

阿誠簡單介紹了短發女孩,是他追上手三個多月的學妹,叫做巧欣。雖然只有高一,身材卻不同凡響,短短的小熱褲,把她的屁股包得緊繃繃的,又圓又翹;脫掉外套之后,裡面只穿一件細肩帶小可愛,完全不是冬天的裝扮。很顯然,她這打扮本來是要參加舞會,結果被阿誠帶了過來。

四個人就地坐下,圍了個圈,月帆、巧欣把阿誠帶來的兩袋食物飲料一一擺出來。阿誠趁機湊到小凱耳邊,以低到不能再低的音量說:「怎樣,爽翻了吧?看我多夠意思,幫你把月帆都約來了!」

小凱笑著瞪他一眼,怕自己聲音太大,被月帆聽見,心裡卻暗暗覺得奇怪。
──這是巧合嗎?我喜歡月帆這回事,連阿誠都沒說過呀!還是……不知何時被他看出來了?

無論如何,圣誕夜能和月帆在一起,小凱是徹頭徹尾地深感幸福,感動莫名。
至於作業,當然就此廢棄在書桌上。

************

學生聚在一起的游戲,樸克牌絕不可少。四人發起牌來,邊吃邊喝邊玩,沒多久氣氛玩開,無比熱烈,不認識小凱、月帆的巧欣也像是多年好友一樣,又叫又笑,氣氛越炒越熱。

一玩四個小時過去,已經半夜十二點多了。阿誠帶來的零食、啤酒,都已空空如也,沒多少空間的寢室裡滿是零食包裝和啤酒罐。一打半的啤酒被阿誠解決了一半,小凱也喝了三罐,月帆喝了一罐,第二罐淺嘗輒止,卻已經臉帶暈紅,剩下的都由巧欣負責。

「阿誠……我好暈哦……我、我去一下廁所……」啤酒雖然不烈,但是巧欣本來就沒什麼酒量,喝得過量,還是會醉,這時站起來,已經歪歪斜斜、要倒不倒的。

「我扶你去,小心倒了。」阿誠笑著說,到外套、背包堆裡翻了翻,拎了巧欣的外套、背包,外套給她披上,自己背了背包,向小凱說:「女孩子上廁所麻煩,東西我幫她先帶著,免得待會兒要東要西的!」

月帆輕輕微笑,說:「看不出來哦,阿誠還真體貼……」阿誠揚揚鼻子,說:「那可不!我是鐵漢柔情……」小凱大笑:「鐵你媽啦,要去快去!」不自覺中,粗話還是出了口。

阿誠、巧欣出去,房裡剩下小凱和月帆。兩人坐著對看,好像都呆呆的。
小凱問:「月帆,你這麼晚不回女舍,可以嗎?」月帆笑著說:「沒關系,又離不遠。」

這時的月帆脫了黑背心,一身潔白的襯衫,汗濕處隱隱透出膚色,眼波微顫,臉上酒暈浮動,清秀的氣質中添了幾分嬌艷,更顯得迷人了。小凱自認沒喝醉,這時卻看得像是醉了,全身熱烘烘的,只盯著月帆瞧。

月帆稍微低下了頭,細細地說:「對了,小凱,我還沒說呢,去年……你的禮物……」

小凱聽到關鍵字,頓時留上了神,豎起耳朵仔細傾聽,心裡七上八下。
不知道是否酒力發作,月帆的臉蛋更加紅了些,配上淺淺的微笑,可愛的程度,已經超出小凱平時的幻想,有一股想伸手摸一摸的沖動。不過,小凱還是以驚人的定力壓抑了下來,不過小弟弟可就壓不住了。

──月帆……超級可愛!拜托,阿誠那馬子算什麼啊!

小凱自顧自地陶醉,月帆還是說著話:「我……我收到了,可是,覺得太丟臉了,所以……」說著,她輕輕抿嘴,臉上已藏不住害羞的表情,悄悄地說:「我想了很久,不知道怎麼辦,只好在這一年裡,偷偷觀察你……」

「觀察我?」小凱愣住了。

──天啊,月帆在觀察我……難道,她并不是討厭我,而是在認真考慮著……這,雖然是太認真了,可是……!

「嗯。」月帆點點頭,神態有些羞澀,微笑著說:「然后……我決定了,雖然你表示的很露骨,可是……在我看起來,其實你還是滿純真的……」

「純真?這個詞……給我用著,是不是有點怪怪的?」小凱搔搔頭,神情相當尷尬,心裡卻雀躍不已。月帆這麼說,豈不是對他相當有好感?

「嗯……都一年了。今年,我也有禮物送你。」月帆斜著頭微笑,雙掌合了起來。

「啊,真的?」小凱興奮得大叫起來。

「嗯,等一下哦。」月帆斜轉身子,去翻身后的背包,要拿禮物。這個動作一出,短裙自然而然地翻起來,半個屁股就這樣對著小凱秀出來,兩條美腿更是一覽無遺。

小凱吞了吞口水,瞪成了個銅鈴大眼,大吃送上門來的冰淇淋。那豐滿圓潤的香臀,在褐色的絲質下招搖著,粉紅色的內褲卻盡力想隱藏它的風貌,一小部分卡在月帆的臀縫裡──似乎內褲是小號了點,看起來相當緊。但是,這只是更加襯托出圓滿的屁股曲線而已。

不用說,小凱的心裡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火,酒力影響之下,巨大的性沖動自心底源源涌出。他盡量想要克制,但是,面對夢中情人的屁股和美腿,

小凱的理智崩解得越來越快……

「咦……奇怪……」月帆翻著背包,忽然發出困惑的聲音。

「怎麼了?」小凱強作平靜,好奇地問。

「禮物找不到了,我……我明明有帶啊……」月帆著急地亂翻,一邊說:「等一下哦,一定有的……」

「哦……找不到禮物?我看是根本沒有吧?」小凱湊近月帆身體,故意很不滿地說。

「有啦,真的有啦!」月帆更加急了,突然把整個背包倒過來,課本、文具、錢包都掉了出來,只是看不出有什麼像禮物的東西。

「哦~~哦~~」小凱笑著說:「看來沒有耶,怎麼辦?」他一邊調侃,一邊欣賞著月帆的窘狀,心裡的鼓動逐漸不可收拾。

月帆滿臉通紅,說:「我……我真的有準備嘛,我做了一整個禮拜……可能忘了帶了,我回宿舍看一下。」

她正要站起來,小凱卻按住了她的肩膀,說:「沒關系,我找到一個最棒的圣誕禮物了。」

月帆眨眨眼睛,霎時明白了小凱的意思,羞紅著臉,說:「不行,我……我……哪有這樣的……」

在她認真反抗之前,小凱已經忍耐不住,吻了月帆的唇。柔軟的唇,濕潤的口腔,完全被小凱所占有。

「唔……」月帆掙扎了一下,小凱也沒按牢她,給她溜開了臉。但是,短短幾秒的接吻,已經讓小凱內心的興奮徹底爆發,不能就此滿足了。

他抱住了月帆的腰,懇求似地說:「月帆,請當我的圣誕禮物!」

月帆轉過了頭,支支吾吾地說:「那……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要開包裝了。」小凱笑著在她耳邊說完,突然去抓她領口的緞帶蝴蝶結,用力一拉,解了開來。

「哇啊──」月帆驚慌地叫了出來,伸手想要推開小凱,但是小凱相當執著,猛力一撲,兩人一同倒在床鋪上。小凱用力抱住月帆的腰,不斷去吻她的香唇,以及那嬌嫩的臉蛋。月帆羞得不斷搖頭,左閃右閃,不給小凱輕易得手。

小凱索性低下頭,把臉往月帆的胸部上擦。

──好大、好挺的胸部……

夢寐以求的美乳,竟然靠在自己的面前,還可以隨意磨蹭,小凱亢奮得無以復加,干脆收回雙手,直接用身體壓著月帆,兩手捧住月帆的雙峰,就把臉往乳溝裡埋。

「啊……你賴皮!我……我才不送這個禮物……」月帆握起粉拳,往小凱的背上亂敲,力道卻一次比一次弱。

終於,月帆的拳頭變成了攤開的手掌,緊緊按著小凱的背,口中的抗議也轉化成無奈的嬌喘:「啊、哈……小……凱……不要,這……這樣太快了……不行……」

「已經一年了,還算快嗎?」小凱笑著反駁,坐了起來,跨在月帆腰際,搶著去解月帆的襯衫。

月帆閉上眼睛,任他解扣,睫毛卻不停戰動,極為不安。在小凱拉開襯衫的同時,月帆輕輕喚了一聲。

「啊……」

一看到襯衫下的胴體,小凱頓時傻眼,喃喃地說:「好……好棒……月帆,你的胸型好美……」月帆羞得伸手去遮,但是小凱馬上撥開她的手,順勢拉下她的胸罩,一對美妙的乳房立刻蹦了出來。

月帆的乳房的確豐滿,在高中生而言,算是相當雄偉。大乳房的忌諱是松垮,月帆可沒這個缺點,不僅尺寸可觀,同時也彈性十足,堅挺高聳,自乳頭以下,以漂亮的大圓弧收尾,整個乳房看起來柔嫩無比,卻又充滿張力。小凱伸手捏了一下,立刻著迷於這充實的觸感。

──這麼棒的胸部,不多捏幾下,太可惜了!

可惜小凱不能多捏,因為他褲襠裡的同胞比他更不耐煩。在合身牛仔褲束縛下奮發的小弟弟,是非常難受的。小凱為了爭取時效,直接翻起月帆的短裙,一口氣拉下了月帆的褲襪和內褲,急速拉下時,還連著幾條水絲──月帆的私處,已經滿溢著愛液。

「啊……等一下!」本來已經任他擺布的月帆,突然再次抵擋,急急忙忙地坐了起來,拼命合攏雙腿,收手遮掩,說:「我……我還沒做好準備……」
「可是我已經準備好了!」小凱叫著,同時拉下褲子拉煉,跟著內褲一脫,勃起的陰莖直對著月帆股間。

月帆首次親眼目睹男性性器,一時張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小凱趁她呆住,立刻用力壓在她身上,緊緊摟住她,說:「月帆,要上羅!」
「啊、啊……」月帆嚇得驚慌失措,不斷搖頭,卻搖得十分無力,只是徒增嬌羞姿態。小凱二話不說,向前猛沖,「噗滋」一聲,龜頭一口插入陰道好幾公分。

「啊、哈、啊、呀……」月帆間斷地呻吟,用力抱緊小凱,乳房擠壓著他的胸膛,滲出了大量的汗水。小凱插得越裡面,月帆的呻吟聲越是高亢,也越失神了。

小凱幾乎是半強迫地跟月帆做愛。他死命地插著月帆的嫩穴,享受女體肌肉收縮所帶來的快感。別的不說,光是對象為暗戀已久的月帆,就足以讓他極樂登天。而月帆的身體,卻又著實美妙。

「太爽了,好棒!月帆……哦……好……好緊……」小凱興奮地稱贊,一邊使勁抽送,一邊在月帆的嬌嫩肌膚上到處撫摸。

「呃、呃、嗚、哈啊……」月帆大口大口地喘氣,并夾雜以苦樂參半的呻吟。
在月帆的呻吟聲中,小凱得到了莫大的滿足,更加速了他對月帆肉體的侵占。
短裙在兩人的做愛過程中,不斷因抽動而翻來翻去,使得下體的交合處時隱時現。小凱抓著月帆的腰,激烈地動作著,像是要把一年來的欲望全部發泄出來。
不過,小凱畢竟是處男,初次做愛,很快地到達了忍耐的極限,沒有多久,便來到了射精關頭。

「月帆,我、我、我好像要射了……」小凱喘著氣說。月帆喘得比小凱還要厲害,根本說不出話來回應,只有無意識地搖著頭,秘穴的嫩肉卻淫蕩地用力壓縮,引誘小凱的兄弟解放精力。小凱毫不保留,猛烈地射精了。

完事后,兩人躺在床鋪上,都是氣喘連連。月帆首先回過神來,嬌喘著說:「大色狼!」小凱咦了一聲,說:「怎麼?」月帆紅著臉說:「我又沒有要跟你……這樣……你就硬來。」說話的時候,同時穿回自己的衣服。

小凱這時酒意也消了不少,回想剛才的情境,也感到幾分不是,看著月帆含羞嗔怒的模樣,心裡過意不去,搔了搔頭,說:「好啦,是我不對,不過,那也是因為你……」月帆說:「我怎麼樣?」

「你穿那麼短的裙子,又……又在我面前露屁股,我怎麼受得了?」小凱一攤手,說得很無辜。

「呃……」月帆別過了臉,羞答答地說:「還不是阿誠……他說這樣穿,你會比較積極一點……沒想到你這麼色。」

「阿誠?」小凱愣了一下。

「是啊,他說你……你對我有好感,要我考慮考慮……我、我是也覺得你不錯……」月帆悄悄地說:「可是,你后來都沒什麼行動,阿誠就建議我,趁今天圣誕夜,來確定一下你的意思。」

「那,結果已經揭曉啦,生米都煮成熟飯了。我也沒想到我會這樣,你……生氣了嗎?」小凱尷尬地說著,心裡也著實忐忑不安。

月帆羞澀地微笑著,說:「算了啦,我來之前,也不是沒想到會這樣,有一點心理準備。去年,你送保險套給我,本來我很生氣的,現在想一下……你該不是早有打算,想在這種時候……」

「啊啊?等一下!」小凱聽到了令他錯愕的字眼,急忙插嘴:「等一下,我送你的禮物,是一張卡片還有手表呀,你弄錯了吧?」

「嗯?沒有呀,我沒有收到。」月帆也傻住了。

更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