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亂倫小說 » 正文

前女友的好友

我前女友的好友,不過在見到她以前,我已經和她在QQ上聊天了,後來和女友分手了,因為鬱悶,便經常找她出來玩。她是個很開朗的人,每次找她,她都出來。小璿應該算是氣質型美女,追她的人很多,雖然她是南方人,卻有著高高的身材,而且很豐滿。我一直就非常喜歡豐滿的女人,而最令男人迷戀的,則是她那一頭過腰的長發。

又是一天早上醒來,這天我休息,一個人很無聊,便打電話找小璿出來,她很愉快的答應了。
她所在的南方城市氣候非常炎熱,像我這樣的東北人,在那裡很不適應。我騎著摩托到她家樓下去接她,已經出了不少汗了,卻發現小璿穿著一襲緊身超短裙,而且下面還穿著一雙黑色的絲襪,『這麼熱的天,居然這樣穿! 』我心裡在想著。
等她坐到我後面,我不禁問她:「穿成這樣不怕熱嗎?」小璿說:「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那里肯定不熱,還可能涼到呢!」我聽了一笑,不知道她又想出什麼去處了。
也沒多問,她給我指路,我們就走了。走了半個小時,原來是要帶我爬山。
也好,我是很喜歡野外活動的,只是看她穿著黑色高跟鞋,心裡想:『呵呵,完了,要很累的扶著她了! 』不出所料,上了山以後,我要拉著她的手、推著她的腰,很細緻地照顧她才行,不過確實不熱了,陽光被樹林過濾得不再炎熱,卻很溫暖。
爬山爬了一個小時,小璿累得出了身香汗,確實是香的,我聞到感覺很好,可能是人類的動物本能,異性的體香令我的身子突然有種異動的感覺。坦白講,我心裡是真的喜歡小璿的,只是我不敢表達,我怕她因此就不再理我。
這種異動讓我很難受,連忙拉著小璿的手說:「休息一下。」於是我們找了一處地方坐了下來。呼吸著山林中清涼舒服的空氣、沐浴著輕風、聽著清脆的鳥鳴,我和小璿都感受到無限的愜意。
可能是小璿也累了,並排坐在那裡,逐漸地她倚靠在我肩膀上,我沒多想,她是個特別開朗的人,倚靠在我肩膀上,並不說明她就對我有什麼意思。
過了一小會兒,她又把頭靠在我肩膀上,很快,她閉上眼睛,雙臂伸過來摟著我。這樣的親近舉動,令我的呼吸漸漸沉重起來,甚至下面的陰莖也膨脹起來了。
「天熱,我還要穿著絲襪,知道為什麼嗎?」小璿突然問道。我沒說話,以詢問的眼神看著她。
「記得你說過,你喜歡女生穿黑絲襪,你說那樣給人的感覺很性感。」小璿繼續說道,一邊說,還一邊讓裹著黑絲襪的雙腿交叉著蹭了一下。
從以往的交往看,小璿對我也有好感,此刻山中根本沒有一個人影,這裡不是旅遊區,沒什麼人會來這裡。我突然有種巨大的衝動,而且,這種衝動是獸性的,完全是出自本能的!
我猛然把小璿摟進懷中,瘋狂地親吻著她的小嘴。小璿的嘴屬於櫻桃小口式的,溫存綿軟,和她接吻,給人不由得沉醉,她也瘋狂地迎合著我,摟緊我。我們這一個吻,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我們感覺窒息才停下來。
此刻,小璿看我的眼神非常迷離,我又猛然抱緊她,吻她的俏臉、吻她的脖子、吻她的睫毛和耳垂,伴隨我激蕩的擁吻,小璿開始「嗯……嗯……」的呻吟起來,同時還有她濃重的喘息聲。而我,不禁伸出手去撫摸著她渾圓的乳房,她的乳房是那麼的飽滿、那麼有彈性,整個在我手中跳動著,小璿被我抓著她的乳房,呻吟得更加厲害了。
這時候我也呼吸沉重,於是提起小璿,撫摩著她的大腿,手逐步蔓延到她的短裙內。她的絲襪不是連褲的,在短裙裡面深處,可以直接撫摸到她的肌膚,是那麼的柔嫩。我再向內,手感覺到一股溫熱,小璿也突然「嗯」了一聲。呵呵,她居然是穿的丁字褲,幾近沒有,我的手指順利地撫弄到她的陰唇,小璿此時已經意志迷亂了,趴在我懷裡,只會「喔……噢… …」的呻吟著。
我解開小璿丁字褲的繫帶,拿出來塞進衣袋裡,脫下自己的上衣鋪在林間的草坪上,抱著小璿把她躺放在草坪里,整個掀起小璿的裙子,小璿閉著眼躺在那裡,主動地分開著雙腿,我看見她飽滿的靚麗陰戶,還有陰戶上晶瑩的液體。
我脫去衣褲,一面繼續愛撫著小璿的小穴,一面把漲硬的大雞巴遞到小璿的小嘴前,小璿明白我的意思,毫不猶豫地用舌尖舔了舔我的龜頭,然後還舔了舔陰囊。她來回舔了幾遍之後,整個把我的大雞巴含進了口中,然後不停吞吐著。
我則用手指輕輕插入小璿的陰道中抽動著,小璿被我弄得想叫,嘴裡卻含著我的大雞巴叫不出來。她的嘴那麼小,我的大雞巴又比常人大上一些,所以塞得她口中滿滿的,使得她只能「嗚……嗚……」的悶聲哼叫著。
小璿的小穴被我摳弄了一會兒,流出更多的淫液,我就把大雞巴從她小嘴裡拿出來,然後伏在她的身上,把被她小嘴弄得更粗硬的大雞巴對準了她的小穴,然後用龜頭在她兩片陰唇中上下滑動著,卻不進入。
小璿慢慢地忍耐不住了,斷斷續續地說:「快……進來吧!我想你好久了,我要……我要……」我定了定神,因為我的情緒也在極度亢奮中,隨後,把我的大雞巴往小璿已經水淋淋的陰道猛插下去,「噗滋」一聲,大雞巴已經整根沒入在她的洞內了。
她「哦……」的悶哼一聲,略昂著頭,臀部高高的抬起迎合我,洞內的肉壁緊夾著我的大雞巴,一前一後的動了起來。
我緊抓著她的腰,開始做起活塞式的抽插,小璿的叫聲越來越大,「噢……嗯……」的呻吟不停。交合部位肉體碰撞的「啪啪」巨響,和我的大雞巴在她陰道裡抽插的「噗滋……噗滋……」聲交融在一起,狂野的做愛旋律在林野間不斷地迴盪著。
我繼續努力地抽插著,小璿的陰唇隨著大雞巴的進出一張一合,愛液也跟著我抽插的動作沿著她的大腿兩側慢慢地流出。
「璿,舒服嗎?」我問她。
「噢……嗯……舒服!」
「璿……我早就喜歡你了,但我沒想到有天能跟你這樣。」「傻瓜!」說著,小璿抱住了我的頭,然後繼續道:「我也喜……歡你……喔……好久了,哦……我也總是幻想……和你……做愛……哦……啊……」隨後我更用力地操小璿,插了一會兒,她讓我躺下,然後跨到我身上蹲下,滴著淫水的小穴一對准我的大巴,「噗滋」一下便坐了下來,她「啊……」了一聲,然後頭和身子向後仰著,慢慢地上下動了起來。
我抬了抬頭,看見自己的大雞巴在小璿身子裡進進出出,也愈發興奮起來。
小璿也一樣,主動的做愛姿勢令她的興奮感大增,嘴裡也不斷地說出平日里絕對不好意思說的話來。
「嗯……嗯……真舒服……哦……噢……」
「璿,我們在幹什麼?」我問她。
「在做愛……老公,我們……在做愛,你老婆……我在跟……你做愛……」她斷斷續續地說。小璿的過腰長發搭在我身上,性愛的迷亂令她看起來很迷人。
「做愛還叫什麼?」我問小璿。其實我是喜歡做愛時男女雙方說淫蕩的話來刺激興奮。
「嗯……還叫……還叫……嗯……」小璿顯然不好意思說。我連忙加緊猛頂她幾下,問她:「告訴我啊!告訴我。」「做愛……又叫……性交。」小璿吞吞吐吐的才說出這個詞。
「還有呢?」我邊問邊用力又再頂幾下,一定要她說出那個詞。
「做愛……還叫……操屄。」小璿下了很大決心才說出來。這個詞南方是沒有的,呵呵,不知道她怎麼學會的?
「那我們現在是在操屄嗎?璿。」
「嗯……是……老公……我終於給你操了……你以後要經常操我……」小璿的底線已經崩潰,什麼都肯說了。
我們瘋狂地做愛,不知道這樣做了多久,我才感覺自己的小腹一陣陣抽搐,然後溫熱的精液便一股一股地跳躍著奔進了小璿的陰道,噴射進她的子宮中。然後我又堅持了幾分鐘,直到小璿突然更快更瘋狂地在我身上晃動,卻不再喊叫。
只見小璿晃動幾下以後,幾乎像哭似的又「啊……啊……老公……啊……老公……」叫了幾聲,然後突然「嗯……」的好像使了一下勁兒,便不再動了,只是不停地喘息,隨後趴在我身上,讓我的大雞巴繼續留在她的身子裡,而我們又繼續親吻著。
這天,我們一共做了三次,最後小璿還倚靠在樹幹上,一條腿架在我肩膀上給我插了一次(小璿以前是學舞蹈的,呵呵,所以她的右腿能輕鬆抬起來,不過左腿就要差一些了),可是我已經沒有精液可射出了。
第二天我上班去了。過幾天我休息,小璿又來我的住處,我和她居然瘋狂地做了七次!到最後我們倆感覺都已經動不了了,這才摟著睡覺

更多推薦》陰莖增粗 壯陽藥品 犀利士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