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說 » 正文

偷窺楊恭如受辱記實

偷窺楊恭如受辱記實
第一章:變態虐待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生,也是一個十足的色狼,一個故意制定的偷窺計劃,讓我偶然見發現了意外的內容;由於家庭條件還過的去,我和哥哥在大學期間住在一所獨立的學生公寓裡,他年長,住一樓;我只好區居二樓了。

事情是這樣的,哥哥在學校是個散打明星,出了名的小流氓,前不久結識了一個同班的女孩,才三天就迫使人家和他同居了,女孩也只好搬到了公寓與我們同住;於是一到晚上,我經常聽到那些讓人欲火重燒的聲音,讓自己饑渴難奈。
時間長了,我突然萌生一個奇特的想法,想看看哥哥他們是怎麼做的,這個想法一出來,馬上讓我精神一震;於是,我立刻去電子市場買來了監視器和錄影帶,又借哥哥不在的時候悄悄請人給裝了進去。

連續幾天,不是哥哥不在就是他的女友不在,讓自己無法盡興,但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有一天讓我看到了讓我永生難忘的記錄:那天有一個朋友過生日,我們一起去聚會,回去的很晚,可是我剛到公寓門口,就發現裡面的燈還亮著。
「都11點多了,哥哥怎麼還沒睡呀,平時這會他們早已經纏綿過后,進入夢鄉了,難道……」我竊竊的想著,躡手躡腳的走到他的起居室窗外。

「窗簾居然沒有拉嚴!」我一陣的激動。立刻扶了上去,剛好可以看到裡面的一切。

「啊……」我差點叫出聲來,只見裡面居然有三男兩女五個人,每個人都一絲不掛的,而且他們我都認識:最裡面的一個是哥哥,他的陰莖正插在身下那名少女的陰道……不!是肛門裡!

這個少女正是和我同級A班的班花——楊恭如!

中間的一個是哥哥的馬仔孫月,靠近窗戶的爬在地上的是楊恭如的母親……梅艷芳,因為人長的很漂亮,所以我們都叫她梅花阿姨;最后一個是我最熟悉的一個了,他是我的偶像……高峰!

高峰是學校足球隊的前鋒,身材魁梧,身體素質也非常好,是學校重點培養的體育尖子;他喜歡和自己同班的那英,那英是班裡的文藝委員,歌唱的非常好,那富有磁性的聲音將高峰深深吸引,無法自拔。那英也很喜歡他,所以兩人很自然的成了情侶,整天出入成對,是學校公認的天做之合。

不久之后,兩個人和自然的同居了,問題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那英是個很含蓄很內向的女孩子,對性也沒有什麼經驗,第一次的時候,她根本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高峰又是血氣方剛,加上以前有過不少的性經驗(他是學校女生追捧的對象,和很多女同學發生過性關系,只是在和那英確立關系后才沒有再做過),提出了這樣那樣的許多要求,又要求那英為他口交,在那英驚鄂的時候,他毫不留情的扇了她一巴掌,然后開始發泄自己的獸欲,直到把精液射進那英的嘴裡,才滿意的躺在一邊沉沉的睡了……

那一夜,那英流著淚,失眠了……

第二天,她對他提出了分手……

自此以后,高峰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開始自暴自棄,不在去參加任何的比賽了,學習成績也直線下降,吸煙酗酒的惡習也染上了,還經常和哥哥一起惹是生非;自從與那英分手后,他整日沉迷與酒色之中,幾乎哥哥的每次行動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現在看到梅花淫蕩的爬在自己的身前,嘴裡還不停的哼哼著;這麼淫蕩的姿態,把他內心的那種無名的沖動再次調動了起來,他停止了在梅花屁股裡的抽插,緩緩的拔出了粗壯的陰莖。

「轉過身來,跪在我面前!」他用命令的口氣說。然后在梅花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正在享受肛門快感的梅花,忽然感到裡面空了,剛聽到高峰的話,馬上又感到屁股一陣火辣辣的疼,她立刻順從的轉過身,跪在高峰的面前。尚未完全消退的快感讓她不自然的扭動著身體。

「你是什麼?」高峰問。

「我是淫賤的母狗!」梅花淫蕩的說。

「好,再大聲說一次!」

「我是淫賤的母狗,我是您忠實的奴仆!」

「哈哈哈哈……」

「好,那主人一定要好好的對你呀!」

「謝謝主人!」

「現在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我來喂你吃飯吧!」

高峰說著,挺著還沒有完全軟化的陰莖送到了梅花的嘴邊,「先嘗點點心吧!」
梅花看著陰莖上點點的暗紅色穢物,聞到了陣陣異味,馬上感覺一陣惡心,忍不住又有要吐的感覺。

「看什麼看呀!還不快點吃點心,發什麼愣呀!快!」

高峰不耐煩的喊道。

「不……不要……不要那樣對待媽媽……你們來搞我吧……放過媽媽吧……」
在哥哥拼命的抽插下才剛剛發現母親這邊情況的楊恭如,聽見高峰這樣對待自己的母親,忍不住大聲為母親求情。

「不……孩子……你不用管我……我沒有事的……」

看到孩子為自己求情而要求他們去折磨自己,梅花的心裡一陣陣感動。
「不管遇到什麼樣的情況,不管他們提出什麼樣的要求,我都要答應下來,這樣他們才不會有時間傷害我的女兒!」

梅花在心裡默默的想著,想到這裡,她再也沒有猶豫,一把抓起高峰那沾滿穢物的陰莖,深深地塞進自己的嘴巴裡。

「哦……」高峰低聲的呻吟了一下。

梅花開始慢慢的吸吮起來。

「不……媽媽……你們放過她吧……求求你們了……我來做你們的奴隸吧……你們不要在折磨媽媽了……媽媽……快停下呀!您怎麼可以這麼做呢?……快停口呀……媽媽……啊……」

楊恭如的叫聲突然停了下來,是張用菜刀在她的臉上狠狠的拍了一下,這一下打的真不輕,血從她的嘴角流了下來。

「他媽的,叫什麼叫!找死呀!」

哥哥說著,抽出還停留在楊恭如肛門裡的陰莖,又狠狠的朝楊恭如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正在這個時候,梅花突然「唔……」的一聲抽出放在嘴裡的高峰的陰莖,扶在地上吐了出來。

本來她聞到了高峰陰莖上的穢物,就感到有些惡心,但是為了不讓女兒楊恭如受到他們的折磨,她才勉強吞食高峰的陰莖的,沒想到剛吞了幾下,高峰看到這樣變態的場面,加上楊恭如的叫聲,突然興奮了起來,肉棒馬上又硬了很多,使勁的朝梅花的喉嚨裡塞了進去。

這讓本來就有些惡心的梅花再也忍受不了了,「唔」的一下吐了一地,刺鼻的異味馬上傳便了整個起居室。

「操,你個老母狗,真他媽的掃興!」

滿地的穢物讓興奮的高峰馬上從高峰跌入了谷底,他憤怒地對著梅花的頭就是狠狠的一腳,用的正是他在球場上最擅長的正腳背抽射,這一腳力道很大,把梅花踢的「啊……」的一聲大叫,在地上打了個滾。

高峰還是不解氣,又在她身上揣了幾腳。

梅花本能的躲著,卻不小心被揣倒在剛吐的一堆穢物上,沾的滿手都是,她趕緊把手在地上蹭了蹭,用手護起被高峰那一腳踢中的頭,卻不小心將沒有蹭干凈的穢物擦在了臉上。

看到了這一幕的高峰馬上愣住了,梅花那雪白的臉上殘留著的穢物讓他非常興奮,一種罪惡的想法油然而生。

他慢慢走近梅花,輕輕的扶起她,梅花戰戰兢兢的看著他,慢慢的站了起來,但手始終沒有敢離開自己受傷的臉。

「你想不想讓我放了你女兒?」

梅花不明白他是什麼用意,沒有說話,但馬上輕輕的點了點頭。

「是不是只要我放了她,要你做什麼都可以?」

梅花還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落在了梅花細嫩的臉上,馬上有五個火紅的手指印在了上面。

「他媽的,老子問你話呢,干嘛不說話,點什麼頭呀,啞巴了,說話!是不是!」

「是。」梅花嚇的退了一步,手還是護著臉,不過現在已經是兩只手了。
「好,只要你聽話,我保證后面不會在傷害你的女兒!但是如果你不聽話,或者是猶豫,讓我們不高興了,我就讓你看著我們虐待你的女兒,聽見了沒有!」
高峰走近梅花,一把扯起她如云的秀發,惡狠狠的說。

梅花被他扯著頭發,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但還是忍痛點點頭說:「聽見了!」

「哼……過來!」

高峰扯著梅花的頭發,把她拉到梅花剛剛吐的那一堆穢物前,「爬下!」
梅花的頭發被扯著,不敢有絲毫的反抗,但聽到高峰叫她爬下,在看看地上的東西,她馬上明白了高峰的用意,驚鄂的她一時竟沒有動。

「爬下,聽見沒有?」高峰見她沒有動,馬上又使勁扯了一下她的頭發。
「啊……」

梅花吃痛,但還是倔強的沒有動。

「不……不要……求求你了……做什麼都可以……不要這樣好嗎……求求你了……啊……」

高峰可沒有耐心聽她的求饒,又是使勁的一扯,一撮如云的秀發實在手不了這樣的折磨,隨著她的叫聲被扯了下來……血……一股火紅的鮮血……立刻流了出來……

「媽媽……不……媽媽……你們放了她吧……你們想怎麼樣……都對我來吧……不要再傷害媽媽了……我求求你們了……」

楊恭如看到他們這樣的凌辱媽媽,已經泣不成聲了。

「對呀,你不說我倒是忘了,剛才我好象說過,如果你不聽話,或者是猶豫,讓我們不高興了,我就讓你看著我們虐待你的女兒!梅花,你不至於這麼快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吧?」

聽到了楊恭如的喊叫,高峰托起梅花的下巴,皮笑肉不笑的說。

「既然這樣,我們就讓你的女兒來代勞吧!」

高峰說著,推開梅花讓孫月攔著,徑自向楊恭如這邊走了過來。

「好,我來就我來,放開我,讓我過去!」

楊恭如聽到高峰的話,立刻接口,說著就要掙脫我的手。

「閉嘴!」「啪」的一聲,楊恭如的臉上又挨了一記重重的耳光,哥哥一把把楊恭如推倒在地上,轉身對走過來的高峰說,「高峰,你好象忘了這裡誰是老大了吧?連我的女人你也想隨便支配,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被欲望沖昏了頭腦的高峰這時才突然清醒過來,慌忙地向憤怒的我不停的解釋:「不……不不……老大,我不是哪個意思……你聽我解釋- 」

「不用了,你什麼都不用解釋,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不服我。」

哥哥說著,一步步走到高峰身前,「實話告訴我,是不是!」

「老大,我……」

「說實話!」

「是!」

「那……你知不知道你說這句話的后果是什麼嗎?」

「……」

四目相對,兩人無語!

已經被折磨的幾乎失去理智的母女,突然回到了現實中來,看到他們兩個一觸即發的火焰,她們禁不住一陣的高興!

「一旦他們鬧起來,我們或許可以躲過這一劫!」

不止楊恭如和梅花,就連抓著梅花的孫月也不禁擔心了起來!

就在這時……「啪!」哥哥的手掌重重地落在了高峰的身上,但不是臉上,而是肩上。

這個動作讓楊恭如母女和孫月都吃了一驚!就連高峰也睜大了眼睛!

「好!有膽識,是我的好兄弟!」

哥哥緩緩的說完這些話,然后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沒想到我手下還真有一位將才呀!哈哈哈哈……好好好!兄弟,以后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這時,高峰和抓著梅花的孫月才重重的出了一口氣……而剛剛還在竊喜的楊恭如母女卻好象掉入了絕望的深淵!

「好兄弟,我贊成你的方法,現在由你來做主!」

哥哥笑著又在高峰的肩上拍了拍!

「謝謝大哥!」

高峰連忙致謝!

「你給我過來!」被哥哥推到一邊的楊恭如聽到了高峰的命令,順從的走了過來,她知道一切的反抗都是多余的。

「給我爬著過來!」

楊恭如馬上跪了下去,像狗一樣地爬了過去,到了母親梅花吐的那一堆穢物前,聞到你刺鼻的臭味,雖然做了很多的心理準備,她還是有一種要吐的感覺。
「不用我再教你了吧!還不快吃!」高峰的命令一向很及時。

有了母親梅花的教訓,楊恭如不敢再有任何的猶豫,忍著呼吸用嘴湊了上去,含了一口在嘴裡,卻怎麼也咽不下去。

「還不快吃下去!快吃!」

楊恭如含著淚終於吞下去了一點。

「繼續吃!」

「不……不要吃……不要再吃了……孩子……讓我來吧……求求你們……讓我來吧……我求求你們了……」

梅花的表情已經由於過度的激動而變的扭曲!

可是依然沒有人理會,楊恭如努力的吃下第二口,第三口的時候她有意張大了口,想一次多吃一點,好盡快吃完。

高峰好象看出了她的想法,馬上說:「先不許咽,給我吐出來!」

楊恭如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沒有動。

「我說讓你吐出來你聽不懂嗎?」

楊恭如不敢在由於,只好又吐了出來。

「從現在開始,不許用嘴吃,給我用舌頭舔,狗都是用舌頭舔的,怎麼可以和人一樣呢?」

「好!」哥哥在一旁也為高峰的奇異想法而叫好。

這可就慘了爬在地上的楊恭如,本想著可以很快吃完的,沒想到高峰會想到這麼一招。她無奈地湊下身子,伸出舌頭開始像狗舔食地上的「美味」,「不……不要這樣……讓我來吧……讓我也來吧……求求你們了……我不求你們放了我女兒了,我只求你們能讓我和她一起吃可以嗎?」

梅花知道怎麼求他們也是沒有用的了,所以想和女兒一起來吃,好讓女兒盡量少吃一點。

「好,我這個人呢?沒什麼別的毛病,就是心太軟,我同意了,后面可就看你自己的表現了!孫月,放開她!」

終於解脫的梅花終於撲到了女兒身前,馬上伸出舌頭快速的舔了起來,不停的吞咽聲清晰可聞。

這有一次刺激了高峰的神經,看著越來越少的「美味」,高峰計上心來,他走到桌子旁,拿了一個大號的玻璃杯,又走了回來。

一邊看著母女兩繼續舔吃,一邊拿起自己已經軟化的陰莖對著玻璃杯口開始撒起尿來!

「停!」看到地上的東西已所剩無幾,他命令母女兩停了下來。

「主人我很喜歡你們,會好好對你們的,不可能只讓你們吃而不讓你們解解渴的,」說著,端著剛剛撒完的一大杯足有一今的尿說:「來,喝點飲料,這可是好東西,連主人我長這麼大都從來沒有喝過呢?看我對你們多好,誰先來?」
「我!」只是0。1秒的發愣,梅花馬上接了過來。

「不!還是我來!」楊恭如也終於明白過來。

「不,讓我來!」梅花堅持著一把把高峰手中的杯子搶了過去,就往嘴裡送。
「不,快給我。」楊恭如馬上也湊過去搶,卻把裡面的「飲料」撒出來一些。
「你!」高峰指著楊恭如,「把地上的食物和飲料先舔干凈,快!舔完了才可以幫她喝!」

接著又對梅花說:「你喝完了也可以幫她舔!」

楊恭如聽到這樣的話,馬上伏在地上舔了起來,發出了「嘖嘖」的聲音。
而梅花聽了這樣的話,端起尿杯「咕嘟咕嘟」的大口喝了起來。

正在這時,楊恭如突然「哇」的一聲又吐出了一大堆。她剛才舔的時候就感覺反胃的不行,只是強忍著沒有吐出來,現在一心想盡快舔完好幫母親的忙,沒想到一吞下穢物和著尿液的味道,卻怎麼也忍不住了。

我看到這裡,身體不由的也燥熱了起來。我悄悄回到樓上自己的房間裡,各位可不要以為我會錯過后面精彩的內容,我可不會那麼傻,我只是先回去把之前的內容補起來,要不然看得也沒頭沒腦的。

想著房間的聲控全自動攝像機會把樓下之前和之后發生的一切都一點不漏的記錄下來,我禁不住心裡一陣陣激動!

第二章:口交與吞精

回到二樓的房間裡,我迫不及待的打開了監視器的錄影帶盒,轉入第二模式,然后把取出的帶子插進放映機,經過一節空白,我看到哥哥和高峰他們走進了房間,然后坐在那裡一起喝酒,快進……還是沒到主題……在快進……怎麼回事?
我愕然!還是沒有!……試著多來點……啊……終於,我看到孫月去開門了,然后,楊恭如和母親梅花阿姨走了進來,「她們來做什麼呢?」我狐疑的問自己。
畫面中……楊恭如和母親梅花已經落座。

「你們都想好了嗎?」哥哥問。

楊恭如和母親梅花互相看了看對方,然后輕輕地點了點頭。

「你們為了他真的可以什麼都可以答應嗎?你們認為這樣值得嗎?」哥哥繼續問。

「你不用多說了,只要你可以放過他,我們什麼都答應你。」

楊恭如似乎有些不耐煩的說。

「是嗎?看你的樣子好象很不耐煩似的,就這一點,我也決不會放國他,你們走吧!」哥哥說著就站起身來準備送客。

「不不不……我沒有……我不是哪個意思……你不要誤會……」

看到哥哥生氣了,楊恭如連忙解釋。

「我沒有誤會,我很清楚,我最討厭別人假情假意,你給我滾!」

哥哥真的有點生氣了。

「不要……您不要生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千萬不要生氣……我求求您了!」

一看到哥哥真的很生氣,楊恭如急的像是要哭了,「是呀……她只是著急,你……您就不要怪她了,阿姨我給您跪下了!您就幫幫忙吧!」

梅花看到楊恭如哭求無用,一著急真的「撲通」一下跪了下去。

看著兩個自己平日裡連想都不敢想的美人一個因為自己生氣急的快要哭了,另一個竟然一下子跪在自己面前,哥哥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好,看在阿姨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不過這個條件還是要有的,不能因為我們熟就壞了規矩!」

「謝謝您、謝謝您,您說吧,什麼條件我都答應您!」

「真的嗎?」

楊恭如肯定的點了點頭。

「好!其實條件也很簡單,你們馬上就可以做到!」

「您想要什麼,您說吧!我都答應您!」

「我想要的就是……」哥哥用眼神看了看旁邊的高峰。

高峰會意,馬上走到了楊恭如身前,在她的耳邊說:「就是你!」

「啊!……」

楊恭如震驚出聲,向后退了一步,「不!你……」

「你可以選擇,但只有這一個選擇!」哥哥語氣生硬的說。

沉默……良久的沉默……因為每個人都知道,在這個時候,誰先開口,就意味著誰已經輸了!